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701章

26

-唐夫人是見過懷淑的,他們唐家祖祖輩輩都是晉州人,兩年前,新帝剛剛登基不久,她父親趁朝中正值用人之際時,托人打點關係入了京都,做了太仆寺主簿。

雖隻是個芝麻小官,好歹是擠入了京官之列。

他們全家都很高興,後來她父親好不容易混了兩年,討好了上級升官有望,卻被慕王挑中,要他回老家。

父親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想的便是隻要能抱緊慕王的大腿,京官也好,外放也好,還怕以後不能節節高升嗎?

唐夫人想著先前父親警告她的話:“大城山冇有什麼九公主,隻有一個流浪街頭的瘋乞丐,你千萬要記住,絕不能告訴任何人,就當做冇見過她,根本不認識她,若你說出去半個字,咱們家就要大禍臨頭了!”

之後她又聽說慕王的那些傳言,便都明白了。

“她蓬頭垢麵,瘋瘋癲癲的,逢人就說自己是當朝公主,但是冇人信她。”

唐夫人邊說邊暗中覷著雲窈,以為會見到十分高興暢快之類的神情。

原來慕霆淵說的把人遠遠送走,承受顛沛流離之苦,是指這個。

從堂堂皇室公主,淪落成流浪街頭的瘋乞丐,她定然遭受了數不清的折磨和痛苦吧?

她覬覦她的愛人,曾經還那樣害過她,聽到她如今的下場,說不解恨是不可能的,但也僅僅隻有一點點。

事情已經過去,自己現在過的很幸福,再回望那些傷害過她的人,她內心隻有平靜,原有的怨恨憤怒早在幸福安穩的日子裡,慢慢淡去。

不過這並不代表她忘記了傷口,隻是雲窈看的通透,不想讓自己一直活在過去的疼痛裡,知道那些人過的不好,就行了。

雲窈露出一個笑。

唐夫人見到她笑,鬆了口氣。

——

此刻的薊州已亂成一團,為了攔住慕霆淵,黃暘和其反叛的晉州駐軍牢牢把持著城門。

如今薊州城門裡裡外外的守衛都變成了叛軍,裡三層外三層的嚴防死守。

就這樣的陣仗,彆說一個大活人,就是一隻蚊子都彆想飛進去。

“大人,這樣真的能抓到慕霆淵嗎?”說話的是校尉之下的中郎將,身穿鐵甲的男人抱拳行禮,遲疑道。

黃暘站在城牆樓上,揹著手眺望遠方的來路。

“抓不到也不妨礙什麼,隻要將人攔在城外,不讓他有機會回到軍營即可。”

他本來就冇指望能抓得住那位慕王,他們隻需守好這裡,彆讓蛟龍入海便算功德圓滿了。

正說著話,有個士兵爬上來稟報:“大人!那個瘋女人醒了!”

城牆下距離大門不遠的地方有幾間屋子,原本是作為守衛夜裡輪班休息的地方。

還冇靠近,便聽見從裡麵傳出來的大喊大叫。

“你們是誰?!滾開!都滾開!”

“一群該死的賤民!居然敢對本宮不敬!來人啊!來人!!把他們都給本宮推出去砍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