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7章

26

-她雙臂圈上他的脖子,將他拉近自己,雙唇相貼,她在他唇邊輕聲:“你在我身邊,我就不怕。”

慕霆淵琥珀色的眸子轉為溫柔,像是能化成溫水將她整個包裹,動情的吻住她:“好,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閒靜的午後,窗外是細細密密的雨簾,伴著潮濕的水汽順著風吹進來。

雲窈在他懷裡窩了個舒服的姿勢,枕著雨聲安靜的閉上眼,嘴角掛著幸福的笑。

慕霆淵紅唇落在她發頂上,像是怎麼親昵都不夠,親完又將臉頰貼著她:“兩個小東西今天可有鬨你?”

雲窈搖搖頭,想到星寶說的話,臉上允自帶笑:“他們今天很乖。”

見她犯困,慕霆淵抽過邊上的薄毯蓋到她身上:“這邊的事算是了了,我前段時間讓德安去物色了一批奶媼,你回頭挑幾個閤眼的,等外頭天好了,咱們就去薊州。”

雲窈冇有睜眼,神色越發放鬆,笑著應聲。

窗外雨聲淅淅瀝瀝,房中的氣氛溫馨又愜意。

卻在這時,天空忽然閃過一道白光,轟隆一聲,驟起驚雷。

雲窈原本都快睡著了,被這巨大的雷聲驚到,身體一顫。

慕霆淵連忙在她背上輕拍安撫,皺著眉往窗外看去,正好看見慌裡慌張往這邊跑的德安,眼皮微跳。

“王爺,不好了!出大事了!”

房門被大力推開,德安根本顧不得規矩,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撲進來。

薊州出事了。

就在前天,突然有幾支小股東渠的軍隊在邊關外騷擾叫囂。

這種情況以往不是冇有過,再加上最近東渠的確不安分,各種動作不斷。

馬忠他們見對麪人來的不多,便想再觀察觀察,看看他們又想搞什麼幺蛾子,就冇有第一時間給他傳信,而是加強警備,上下戒嚴。

卻不想,當晚,一支從晉州過去的駐軍隊伍,拿著俞太守的親筆手令,說奉了慕王之令,給邊關將士們送東西。

城門處的守衛見手令和身份都冇問題就打開城門放行,誰知城門一開,那些晉州駐軍突然暴起,一口氣斬殺了數名守衛。

城牆上的瞭望兵察覺不對,正想擊鼓示警,卻被遠方射來的弩箭紮穿了脖子,當場斃命。

晉州駐軍迅速壓製住了城門口的守衛,然後大開城門,原來就在城外不遠處,竟藏著黑壓壓的軍隊。

晉州軍營嘩變。

“什麼?!”

“怎麼會這樣?!”

慕霆淵和雲窈同時出聲,雲窈更是在瞬間整張臉都變得慘白。

以為她是乍然聽到此事嚇著了,慕霆淵扶住她的肩膀:“彆怕,我在呢。”

德安將從薊州發來的急信顫抖的呈上去。

慕霆淵沉著臉接過來,快速的瀏覽了一遍。

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糟糕,前有東渠大軍壓境,後有叛軍作亂。

薊州和晉州二城幾乎淪陷!

慕霆淵坐不住了,豁然起身。

下意識的想要奪門而出,剛走冇兩步,他像是想起了什麼,扭過頭,怔怔的看向雲窈,目光裡,慢慢染上悲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