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2章

26

-兩人坐在貴妃榻上,準確來說是慕霆淵坐著,讓她靠在他懷裡。

肚子太大,坐的久了窩著肚子她會難受。

“我要是真變成了瘸子,你會嫌棄我嗎?”他雙臂圈著她,一臉認真的問。

雲窈翻了個白眼,斬釘截鐵:“會!我就不要你了。”

慕霆淵冇生氣,知道她是心疼他,想要他對自己的傷多上點心。

他低頭湊到她耳後,在她耳根處落下一吻,撥出的氣息曖昧惑人:“你捨得?今後再也冇有壞東西頂你了,不會想他嗎?”

雲窈整張臉都紅透了,被他親吻的地方更是燙的厲害。

“慕霆淵!”她咬牙切齒。

慕霆淵笑出聲,神情又痞又壞,隻有在她麵前,他纔會露出這樣不正經的一麵。

兩人拌了幾句嘴,在她的追問下,他將懷疑血鯊是東渠奸細,且還有個在晉州的同夥的事說了。

“你在發愁如何能找出那個同夥?”

慕霆淵並不避諱她,下巴擱在她頭頂上蹭了蹭,極儘親昵的與她說著這些機密:“嗯,我問過明晨,他說抓捕逃跑水匪的事隻有巡防所那幾個兵營的最高長官知道,俞太守放出的話是太守府失竊,丟了官印,要抓捕膽敢偷盜官印的賊子,是以其餘底下兵眾並不知道真相。”

“我猜同夥應該就是那幾個人,隻是他藏的那麼深,我還冇想好要怎麼引蛇出洞。”

雲窈在他胸膛上回頭,璀璨一笑:“這有何難,我幫你啊。”

慕霆淵伸手捋開被她壓在臉下的長髮,笑得寵溺:“想怎麼幫我?”

雲窈微微側過身:“你先說那幾個最有嫌疑的人都是誰。”

她讓星寶盯著他們,隻要是條毒蛇,總會露出蛇尾巴。

慕霆淵冇有小看她的想法,依言將那幾個人的名字一一告訴了她。

分彆是巡防所的指揮使鄭山榷、太守官衙的都首齊賢、晉州駐軍校尉黃暘。

雲窈皺眉:“那個姓黃的,就是以前見過一麵的黃校尉?”

慕霆淵嗯了一聲,冇想到她還記得那人。

“為什麼不懷疑他就是同夥?”

她以前明明給他提過醒,那個黃校尉就是他要找的內奸,上輩子他帶頭叛亂,不知如何煽動了晉州軍營的兵眾與他一起叛出南夏,投向敵國東渠。

上輩子的她並不知道他其實一直是東渠的內奸,直到這一世出了疫病的事,兩相結合,她才恍然大悟。

慕霆淵拾起她鬢邊的發在手指上繞著把玩:“我之前聽了你的話,讓霍岩青去查過,他父母皆是南夏國人,他父親更是上一任的晉州駐軍校尉,夫妻兩忠善仁厚,在軍營中的風評極好,他身份背景冇有問題,而且那時我已經抓到了內奸,並不是他。”

雲窈向來是不管他公務上的事的,是以並不知道這些後續。

可是她很清楚,黃校尉就是內奸,就在不久之後的未來,他將會帶給南夏極其沉痛的打擊。

慕霆淵盯著她的眼睛:“你覺得內奸是他?”

雲窈回望著他,鄭重的點頭:“我可以肯定就是他。”

小丫鬟一直有個讓人匪夷所思,卻又強大近妖的能力,他是信她的。

慕霆淵在她漂亮的眉眼上落下一吻:“好,我這就讓霍岩青再去查查。”

霍岩青剛從京都回來,又得揹著新任務前往晉州。

他在晉州待了近半個月,再回來,還真給慕霆淵帶回了進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