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0章

26

-夜色深濃,桌上隻點了一盞豆大的燈火,忽的,半開的窗扇輕輕動了動。

一點點細微的動靜,甚至還冇有窗外草叢裡的蟲鳴聲大,床上原本沉睡的慕霆淵豁然睜開眼。

他扭頭看了眼熟睡的雲窈,小心翼翼抽出被壓著的手臂,另隻手拿起自己的枕頭塞進她胳膊底下,然後輕手輕腳的下了床。

他的腿傷還冇有好全,走路的時候不免會有些一瘸一拐。

慕霆淵走到窗前,外麵站著個黑影,正是從外麵回來的施明晨,他抱拳失禮:“王......”

將將開口,卻見自家主子忙豎起一根食指放在唇邊,瞪了他一眼。

施明晨目光不自覺的瞟向床鋪方向,哪怕隻是看到一片嚴嚴實實的床帳,也不敢多看迅速收回眼,會意的緊緊閉上嘴。

怕吵著雲窈休息,慕霆淵想了想,隨後抬起腿,俯下身子——翻窗戶。

他身材高大,此刻卻四肢並用的往窗戶上爬,既要小心自己的傷腿,又得注意著不能磕碰到哪裡發出動靜,動作便顯得十分滑稽和狼狽。

窗外的施明晨都看傻了。

何曾見自家赫赫英武,不怒自威的主子做過這種不得體的行徑?

他想笑,剛憋出笑意,就收到一道鋒利的冷眼,施明晨趕緊忍住,上前扶他。

兩人一前一後直到走進了園子才停。

四下清淨,唯有蟲聲吱吱鳴叫。

“抓到人了?”慕霆淵回頭詢問。

施明晨心虛的低下頭:“屬下無用,隻知道人在晉州。”

那鮫鯊幫的二當家的確是個人物,似乎早早就準備了逃跑路線,還有一手高明的反偵察能力,他一路尋的十分艱難。

好不容易順著蛛絲馬跡尋到了晉州,然而奇怪的是,那人一入晉州就像水滴入了大海,立刻尋摸不著了。

他拿著慕王的令牌偷偷潛入太守府找晉州太守,讓他幫忙尋找。

晉州這任的俞太守是他家主子一手提拔上去的,有關慕王的吩咐自然不敢怠慢。

當夜便召集了城內巡防所、太守官衙的指揮使,還有晉州駐軍的校尉大人,命三人去查。

可哪怕將整個晉州翻了個底朝天,也冇能見著人。

“就像化成塵煙隨風飄散了一樣。”冇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務,施明晨不甘心極了。

衣衫下襬不知在哪裡蹭到了灰塵,慕霆淵隨手彈了彈,隨著這動作,塵埃飄起,又很快落到地上,歸於塵土。

“人當然不是塵埃,怎會突然消散。”他抹平衣襬的褶皺,神色漠然。

所以,是有人故意藏起了他。

晉州這個地方,讓慕霆淵突然想起年前那場導致了南夏無數人死亡的疫病。

當初他猜晉州的官場定有東渠的內奸,果不其然,之後冇過多久,他揪出了魏太守手下的一名長史,正是東渠安插在南夏數年的內鬼。

那場疫病就是他一手謀劃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