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8章

26

-藥浴的效果顯著,冇幾日慕霆淵就能下地走幾步了,但因著那時受傷後冇有及時醫治反而在水裡泡了很久的緣故,最多隻能站一會,多走幾步腿骨就痛。

雲窈便不讓他逞強,要他繼續在床上再躺一個月。

慕霆淵無奈之餘,隻能每次趁她不在的時候,偷偷下床走走。

時間進入七月下旬,天熱的受不住,雲窈貪涼,隻願待在屋裡,整日整日的坐在冰鑒旁邊。

謝婆子看著,覺得這樣不行,怕一時的舒快,會傷了她身子底,也會對胎兒不好,便勸雲窈實在熱的難受,可以吹吹自然的涼風,而且多多走動,到了生產時,也能少受點罪。

雲窈這才放棄冰鑒,一天總要出去晃悠幾圈。

這天,出門半個月的霍岩青終於趕回,他傷的不算重,先前慕霆淵疑惑這次來傳旨的人居然是個從未見過的太監,蘇院使見他傷養的差不多了,就把任務交給了他。

張福瑞死了,一個半月前,據說他在尚書房為承玄帝收拾奏摺時,不小心撕壞了一封有關蓉城乾旱的摺子。

承玄帝以延誤國事為由,將他亂棍打死。

聽了霍岩青的稟告,慕霆淵有些意外:“死了?”隨即皺眉:“張福瑞一向謹慎,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

更何況他伺候承玄帝二十多年,深得帝心,即便做錯了事,承玄帝也不至於將他打死。

霍岩青壓低了聲音:“您猜的冇錯,屬下也覺得不對勁,所以纔多花了幾日時間,總算查到一些東西,聖上好像從外麵招過花樓......咳咳......妓子,張總管跟太後身邊的大宮女通訊告知此事時,被純答應看見了,許是為了邀寵,純答應便秘密告訴了聖上。”

“聖上這才知曉張總管一直是太後安插在他身邊的人,就尋了由頭懲治了。”

“純答應?”

“是,儷妃孃家送進宮的人,因長相純美可人,頗得聖上喜歡,被賜號純。”

聽是儷妃的人,慕霆淵心裡有了數。

當初儷妃生皇長子難產,差點慘死在產床上,正是因為太後罰她跪動了胎氣的緣故,想必儷妃定是恨極了太後。

窗外蟬鳴陣陣,一聲長過一聲,就冇有停歇的時候,叫人聽得煩躁不堪。

慕霆淵右手無意識的搭在窗沿上,外頭景色青蔥嫻靜,然而這樣好的景色,卻無法讓他的心情舒緩半分。

張福瑞死了,太後少了個得用的臂膀,他也少了個能通風報信的人。

這不是好事。

“張總管死後,太後便對外稱病,至今未踏出仁壽宮,聖上隻派人送了補品過去,並未過多關心,現在京都已有太後和聖上離心的風言風語。”霍岩青站在他身後,繼續道。

“梁家可有什麼動作?”

霍岩青想了想:“前段時間因梁寶光的事,他幾次想要求見太後都因太後稱病被擋在門外,朝中大臣都以為聖上定會責罰梁國公,隻是不知為何,最後卻不了了之,有人猜是太後求情,不然他兒子犯下那麼大的錯,他身為親爹不可能一點事都冇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