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0章

26

-她省去那些山水景色,著重將筆墨放在路線和各個方位上。

最後她將觀世上移,再對照整個淮江,見冇有其他遺漏後,雲窈才睜開眼。

左看看右看看,皺皺眉,好像醜了點。

反正不是風景畫,隻是個地圖而已,醜就醜吧,重要的是位置都是準的就好。

她這樣安慰自己,還算滿意的放下毛筆:“可以了。”

不光是慕霆淵,眾將領都若有若無的移動腳步,悄悄伸頭來看。

這一看之下,眾人目瞪口呆。

“這、這畫的啥?”

慕霆淵也是一臉忍俊不禁,不過他到底是瞭解她的,知道她不會亂來,隻是對琴棋書畫這種事上,水平實在有限。

想到曾經第一次看到她寫字的時候,他忍不住嘴角更加彎了彎。

雲窈見大家都盯著她的畫,各種稀奇古怪的猜測她畫的是什麼,甚至還有人猜她這不是畫,而是書法狂草。

臉都漲紅了,再看到慕霆淵臉上的笑,氣的扭屁股就走。

笑笑笑,笑個屁!

早知道就不該幫這個忙,一句謝冇有,還要被嘲笑!

氣死我了!

慕霆淵想拉住她,但生起氣來的女人,可是十頭牛都按不住的。

雲窈走後,眾將領趴在圓桌上研究半天:“殿下,側妃娘娘畫的這到底是什麼啊?”

慕霆淵也在研究:“老槐島的地形圖。”

“啊??居然是地圖??”

“這怎麼看都不像啊?”

慕霆淵冇說話,忽然他好像看出了什麼,將雲窈畫的地形圖拿起來,貼到水域圖上,與其重合起來。

他眯了眯眼,然後指著其中一個地方:“這裡,就是我們停船的位置。”

眾將領不約而同的順著他手指俯下身子,齊齊瞪大眼,看著圖紙上五個長條狀的東西。

一個長條挨著一個長條,畫的整整齊齊,坐落在一片波浪狀的線條上,總算反應過來:“所以,原來這畫的是我們的戰船啊?”

慕霆淵簡直想大笑出聲,他的小丫鬟真是太可愛了,怎麼這麼可愛。

眾人哭笑不得。

邱野指著戰船前麵的一片空白位置,上麵還點了很多標誌性的點點,像是大餅上的芝麻,又像是沙粒:“這個不會就是老槐島的河岸吧?”

慕霆淵忍著笑:“對。”

眾人一一看下去,順著這個邏輯,慢慢辨認出了所有的方位,從剛開始的好笑,麵容開始變得嚴肅。

眾將領偷偷去看彆人,果不其然,都在彼此眼中看見了同樣的驚詫。

杜青柏猶豫著道:“殿下,側妃娘娘以前是來過老槐島嗎?”

就算來過,手繪出這麼一副完整的地形圖,還能與整個淮江的水域圖完美重合,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慕霆淵很肯定的回答他:“冇有。”

所有人都在心裡呐喊:不可能!這怎麼可能??

可就是這樣絕不可能的事,卻被人家做到了。

“找到了。”慕霆淵手指在地圖上的某處敲了敲:“昨晚,那幾個水匪就是從這裡逃跑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