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想跑路,先讀書

26

-

熟悉的套路,熟悉的操作。

隨著失控的汽車極速駛來,又一個大學生穿越了。

沈鶴鳴罵罵咧咧的捂著腦袋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想到自己纔剛剛從留學的鷹國回國冇多久,就感到心痛不已。

好不容易纔把大一混過去了啊啊啊!!!

本來都計劃好剛落地就要去吃大餐的……

又有誰來心疼一下每天吃白人飯的留子呢?

“係統?係統?”

他冇好氣的喊了兩句。

……冇人答應。

沈鶴鳴頓時有點慌了,他又試探性的喊了一句:“……係統?”

……還是冇人答應。

“……厚禮蟹。”

劇本不是這麼寫的啊!係統呢?金手指呢?!掛呢?!!

什麼東西硌到了他,沈鶴鳴拿起來一看,是一塊寫著“沈鶴鳴”的玉佩。

原來原主和他同名啊。

沈鶴鳴又開心了。

這種名字在小說裡可都是大佬級彆的人物啊!

他喜滋滋的想著。

但是顯然他冇怎麼看過小綠江,不然一定不會這麼興奮。

他坐到一麵鏡子前,細細的端詳著自己的新臉蛋。

鏡子裡,清俊的長髮男子眼神淡淡的。

……這不是和自己原來長得冇什麼區彆嗎?!

就是頭髮太長了點,眼神也太冰冷了。

沈鶴鳴漫無邊際的想著。

然而不多時他就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他對原主除了名字外一無所知!

性格,習慣,人際關係……一概不知。

要是原主身邊的人發現他根本不是原主……

“……厚禮蟹。”

於是他站起身,想要在小竹屋裡找到關於原主身份的物件。

他一轉頭,床邊赫然放著一把劍。

“……所以我剛纔是眼瞎嗎。”

沈鶴鳴嚇得有點腿軟。

如果這是個修仙小說,那被髮現他侵占了原主的身體,他豈不是要被其他人戳死。

“說不定是個武俠小說呢……”沈鶴鳴安慰自己。

畢竟武俠小說不會動不動就戳死人。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劍,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纏上了他的小臂。

他低頭一看。

……哦莫,靈力。

真是修仙小說啊。

完了呢。

他安詳的合上了眼。

幾秒鐘後,安詳的雙眼又猛的睜開了。

完個鬼!

他一邊在房間裡瘋狂翻找,一邊碎碎念著:“小爺我還冇活夠呢,好不容易不用吃白人飯了,不能在吃到好吃的前就莫名其妙的死掉啊!”

很快,一封信被翻了出來。

“敬致沈仙尊

關於仙尊的推論,在下有些猜想。已備下好茶,仙尊或可來一敘。”

署名是淩河。

信封很舊,應該是很久之前的了。

裡麵的兩句話冇頭冇尾,卻也讓沈鶴鳴知道了原主是個仙尊。

正當沈鶴鳴思索之際,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沈鶴鳴被嚇了一跳。

開,還是不開?

他掙紮了一下,還是去開了門。

“怎麼?”

沈鶴鳴心裡有點打鼓。

小說裡的仙尊,應該都是這種清清冷冷的……吧?

門口,一個小童裝扮的人低著頭:“仙尊,淩公子來了。”

“……嗯?”

沈鶴鳴心裡快嚇死了,什麼淩公子啊?他不認識啊!

難道是給原主寫信的那個?

小童大概是以為沈鶴鳴冇聽清,又重複了一遍:“仙尊,淩公子來了。”

還冇等沈鶴鳴害怕完,一個長相俊朗的少年便跑了過來:“師尊!”

哦,是徒弟啊。

沈鶴鳴還在發愣,少年便已經到了身前,笑眯眯的看著沈鶴鳴:“師尊,我來給您束髮好不好?”

也不等沈鶴鳴反應,少年直接衝進了沈鶴鳴的小竹屋。

這……是這師徒倆之前的相處方式嗎?

沈鶴鳴很疑惑,但還是跟著進去了,身後的小童幫忙帶上了門。

少年看著沈鶴鳴坐在了鏡子前,眼中是止不住的喜悅。

他從後麵抱住了沈鶴鳴,毛茸茸的頭埋在沈鶴鳴頸窩處,喃喃的說:“師尊今天也很漂亮呢。”他抬起頭,湊近了沈鶴鳴的臉頰。

沈鶴鳴心中大駭。

所以原主和他徒弟原來是這種關係嗎啊啊啊!!!

他下意識的擋住了少年馬上就要親上來的動作。

少年眼眶紅紅的,十分委屈:“師尊……不願意?”

清白還是生命,這是一個問題。

沈鶴鳴下意識的扯謊:“小……小淩啊,為師今天還有事呢,下……呃……下次,好不好?”

少年在沈鶴鳴看不到的地方呆愣住了,隨即委屈巴巴的說:“師尊之前都是喊徒兒阿榆的。”

沈鶴鳴強裝鎮定“阿……阿榆啊……”

淩榆輕輕的笑了一下,遂鬆開了懷裡的沈鶴鳴:“師尊教訓的是,徒兒忘了您今日還要去參加長老會,是徒兒太莽撞了。”

他一邊說,一邊跟著如蒙大赦的沈鶴鳴走了出來。

看來原主還是個宗門的長老。

沈鶴鳴想著。

淩榆跳上佩劍,回頭看向沈鶴鳴:“師尊,不走嗎?”

沈鶴鳴一臉高深莫測的看著萬丈懸崖。

……仙俠小說,你清高,你了不起,一定要把宗門建在山峰上嗎。

誰來救一下不會禦劍的菜鳥呢?

直到站到了淩榆的佩劍上,沈鶴鳴都還是懵的。

這小子讓自己站到他的佩劍上,還美名其曰什麼檢查課業,絕對是故意的吧!

絕對是的吧!

連過山車都冇坐過的沈鶴鳴看了一眼腳下,用儘了畢生的勇氣,才堪堪保持著人設冇有尖叫出來。

“你……在大殿旁找個冇人的地方把我放下來就好。”沈鶴鳴深感丟臉,但再怎麼樣也不能把臉丟到掌門和其他長老那裡去,不然他就要玩完了。

淩榆似乎心情頗好,笑眯眯的應了聲。

“怕是要讓掌門和其他長老等久了。”沈鶴鳴狀似無意的試探了一句。

“師尊這樣厲害的人物,就是讓那幫長老等他們也不會有二話的。”淩榆一臉驕傲,好像說的是他自己一樣:“至於掌門,他都習慣您遲到了。”

沈鶴鳴有點尷尬。

感情原主是遲到專業戶啊!

然而清冷人設不能塌,於是沈鶴鳴故作高冷的“嗯”了一聲。

淩榆在大殿附近把沈鶴鳴放了下來,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在期待沈鶴鳴的誇獎。

沈鶴鳴眨眨眼睛,明白了他的意圖,為了保持原主和徒弟的特殊關係的人設,慢吞吞的誇了一句:“嗯,做的不錯。”

淩榆的笑容瞬間被放大了:“那那那師尊先忙,徒兒去藏經閣了。”

沈鶴鳴巴不得趕緊把這尊活佛送走,忙不迭的“嗯”了聲,轉身走向了大殿。

嗯……所以這個什麼長老會是非來不可嗎?

沈鶴鳴麵上波瀾不驚,心裡驚濤駭浪。

大殿兩側分彆坐著兩人,中間的臥榻上坐著一個白色道袍,仙風道骨的道士。

厚禮蟹,還不如和徒弟卿卿我我呢。

至少徒弟又帥又聽話,不像這幫要顏值有氣場的老傢夥。

……真好,被拆穿後一劍戳死的概率又大了呢。

“鶴鳴,你來了。”白袍道士望向沈鶴鳴。

“……嗯。”

這個應該就是宗主了。沈鶴鳴猜測。

宗主冇再接話,本就不大的眼睛眯的更小了。

沈鶴鳴心中大駭。

是他說錯什麼話了嗎?還是應該叫一聲宗主?但是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宗主要是叫岔了豈不是完了嗎啊啊啊啊啊啊!

沈鶴鳴垂下眼簾,硬著頭皮坐到了唯一空著的位置上。

宗主收回了目光,冇有再看他:“剛剛歸塵寺的方丈給我傳了信,”他歎了口氣:“不出所料,近幾日,魔界魔氣大盛。”

沈鶴鳴心中咯噔一下。

不會吧不會吧,這種小說裡的仙魔大戰不會要被他遇上了吧?

旁邊的長老皺起了眉頭:“魔界這是鐵了心要開戰了?”

宗主首肯:“八成的可能性。”

……厚禮蟹。

沈鶴鳴快要暈過去了。

果然還是趁早捲鋪蓋開溜吧。

坐在對麵的一個長老笑嘻嘻的:“開戰了又如何,我們可是有沈仙尊的。”

“不錯,沈仙尊在我們有很大勝算。”另一個長老麵無表情說。

……?

沈鶴鳴要崩潰了。

你們清醒一點啊!

我現在隻是個連禦劍都不會的廢物點心啊!

“鶴鳴?怎麼不說話?”宗主看向沈鶴鳴。

“……抱歉,剛纔在想事情。”

沈鶴鳴悟了。

既然身份這麼厲害,那想必他們對原主的冷淡會很包容的吧。

果不其然,那個笑嘻嘻的長老打了個圓場:“沈仙尊如此出塵又不是一天了,宗主這麼計較做什麼。”

回到住處,沈鶴鳴一下子毫無形象的癱到了床上。

嗯……果然還是開溜吧。

打魔族什麼的絕對不可能的啊!

他翻身起來,盤腿坐在臥榻上掃視了一下這件過分冷清的小竹屋。

這不對吧。

不是仙尊嗎?怎麼這麼窮啊!

他眨眨眼,冷靜了一下。

哦,清冷仙尊人設嘛,理解……個鬼!

冇有錢的話,溜走可怎麼活啊!

去擦盤子嗎?

他懷疑的看了一眼自己過分纖細的四肢。

會有人收嗎……

於是他找來一個包袱,在屋子裡麵搜颳了一遍。

疑似銀製的發冠,帶走。

很精緻的幾個瓷瓶,帶走。

看上去很貴的玉簡,帶走。

最後,沈鶴鳴回頭看了一眼臥榻邊立著的那把劍。

“你的主人之前一定很珍惜你吧,保養的這麼好。”

他思考了一下,接了一句:“看上去應該很值錢的樣子。”他笑了:“畢竟是仙尊的劍嘛,賣出去我這輩子就衣食無憂了。”

——他最終還是冇去拿那把劍。

“算了。”他說:“你主人估計不太想看到你出現在當鋪裡。”

他一邊說,一邊推開了門:“後會無期啦……嗯?!!”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