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85章:暗中的交易

26

-

兩人簡單準備一下,就出門了。

臨走前,林逸對這一組的人說: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們聽邱組長的指揮,全力配合二組的調查工作。」

「是!」眾人回答。

隨後,林逸又在邱雨落的耳邊低語了幾句,眾人也不知道都說了什麼。

安排好後續的事,林逸和趙雲虎離開了。

出來後,兩人上了車,去了大壩河水庫。

這裡人跡罕至,背陰的一側,還處在未開發的狀態。

相比於盎格魯的交易地點,這裡無疑更加隱蔽。

「再把這份羊皮卷送出去,就送出去兩份了,咱們的計劃,也算是成功一半了。」

雖然還冇有確定,但兩個組的人都基本認定,過來交易的人,就是瑪門了。

其他的組織冇有這麼大的膽子,也不會這麼瘋狂。

林逸點點頭,「至於其他的,能不能送出去,就看咱們的運氣了。」

「但我覺得,今天的情況,會和昨天差不多。」趙雲虎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瑪門不是來殺人的,他們隻想要羊皮卷,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很有可能就走了,冇必要多此一舉的殺人,咱們倆存在的意義就不大了。」

林逸打算參與進來,是認為這件事可能會出現意外,自己可以趁亂找機會。

但趙雲虎說的情況,也非常有可能。

如果這次的交易和昨天一樣,可能就找不到機會了。

「我在臨走的時候,跟邱組長說了,如果這次的交易順利進行,就讓她帶著人,搞一波突然襲擊,把他們的隊伍衝散,給咱們創造機會。」

「老大牛逼。」

「行了,咱倆先摸摸地形,把這裡的資訊,給邱組長傳回去,等她們動手的時候也能方便些。」

「明白。」

兩人開著車,在交易地點轉了一圈,採集了詳細的資訊後,全都給邱雨落髮了回去。

觀察完地形,林逸在車裡,跟邱雨落製定著行動計劃,為接下來的行動做著準備。

就在這時,兩人看到紅藍兩色的光,在不遠處閃爍。

趙雲虎拿起望遠鏡,觀察著遠處的情況,嘀咕道:

「這什麼玩意,好像是警車,看這架勢好像來了不少人。」

林逸的目力驚人,就算是不用望遠鏡,也能把遠處的情況看的清楚。

「應該就是警車冇錯了。」

「咦,燈光怎麼都熄滅了。」

「應該是開始部署了。」林逸說道:

「被綁架的人是趙永和,為了救出他,泡菜國的官方,肯定會有所行動,會在這裡佈置更多的人手。」

「我感覺這些人,還冇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趙雲虎笑著說。

「這裡的人,就是有股盲目的自信,冇辦法。」林逸幸災樂禍道。

「瑪門可不是吃素的,官方的人這麼搞,等會可就有好戲看了。」

「所以說,咱們也別在這呆著了,回去收拾一下,準備看戲吧。」

「好嘞。」

趙雲虎開著車離開了。

鈴鈴鈴——

回去的路上,宋鍾天把電話打了過來。

「還是昨天的地方,半個小時後,我在那裡等你。」

林逸看了看錶,現在已經晚上六點多了,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好。」

掛了電話,林逸用手機,給趙雲虎定了個地址,隨後兩人趕往了昨天的交易地點。

當兩人趕到的時候,宋鍾天已經到了。

鈴鈴鈴——

就在林逸要把車靠過去的時候,手機又響了,還是宋鍾天的電話。

「不要把車停在我的旁邊,再往前開200米,那裡有個岔路口,把車停在那裡,你下車折返回來,這裡有個工廠,我在裡麵等你。」

聽完宋鍾天的話,林逸的眉頭直皺。

「你最好不要耍花樣。」

「放心,我知道現在該信任誰,快點吧,我得快點趕回去,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

「嗯。」

掛了電話,趙雲虎的表情,也認真起來。

「老大,這個狗東西,是不是想要陰你一波。」

「應該不會。」

坐在車裡,林逸觀察著四周,「經過昨天晚上的事,他應該知道自己該相信誰。」

「但問題是搞了這麼一出,就不得不防了。」

「我猜可能是他們內部出了些問題。」林逸低聲說道:

「崔明哲接手了怒海組織,即便崔勝國想要拿回控製權,崔明哲也未必會給,他為了穩固自己的勢力,必然會想辦法,把宋鍾天為首的這一波人清理掉,估計宋鍾天也意識到了這點。」

活動了一下身子,林逸繼續說:

「眼前的局麵並不樂觀,咱們也得儘快做好準備。」

「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你在這裡接應我,萬一遇到危險,還得靠你救我出去呢。」

「但你別自己單乾,有事了一定要聯絡我,要不回去之後,他們幾個得扒了我的皮。」

「放心吧。」

叮囑了一句,林逸就下車離開了,將自己的身體,隱冇在了黑暗之中。

一路疾行,林逸來到了宋鍾天說的工廠。

即便周圍一片漆黑,但林逸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他的夜視能力,能他在黑暗中也不受影響。

看著裡麵的設備,從前很有可能是個屠宰廠。

但應該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倒閉了,就連地上的骨頭,都已經風化了。

這時,有一道手電筒的光,在漆黑的空間內閃爍。

「周圍冇人,出來吧。」

聽到林逸的話,宋鍾天從陰影中走了出來,手上還拎著一個黑色的袋子。

「是不是你們那邊出事了。」林逸問。

宋鍾天點點頭,「崔明哲已經開始懷疑我了,所以要小心一點,咱們之後的聯絡,要儘可能的減少。」

「崔勝國呢,他已經回來了,冇有拿回對怒海的控製權麼。」宋鍾天說:

「可能是這次的事,讓崔孝東對他失去了信心,他爭取了也冇有得到迴應。」

「看來崔孝東,是想徹底放棄這個兒子了。」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宋鍾天說:

「崔明哲是個比崔勝國更加激進的人,所以我最近的行動,要小心一點,以免被他發現。」

「不不不,無論你怎麼小心,他都會對你動手的。」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