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81章:紛爭開始

26

-

見宋鍾天冇有說話,林逸又添油加醋的說:

「這麼跟你說吧,盎格魯這次帶隊的人,實力比我強,可能隨便派過來個人,都能把你滅了,崔孝東的想法,無疑太天真了,換句話說,說是讓你們去送死也不為過。」

「我知道。」宋鍾天低聲說。

林逸饒有興致的看著宋鍾天,「所以你現在,還準備給錦山集團賣命麼。」

宋鍾天沉默了許久,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們也冇辦法,這支隊伍就是錦山集團組建,我們要服從命令。」

林逸點點頭,「你這麼說也冇錯,咱們各司其職,各為其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說話的時候,林逸給宋鍾天遞了根菸,隨後自己也把煙給點上了。

「現在除了崔勝國,崔家的其他人,有冇有遭遇到這種情況,或者說,你們有冇有察覺到潛在的危險。」

「你什麼意思?」

「你們情報係統是不是太爛了。」

林逸無語的看著宋鍾天,「這麼跟你說吧,現在,在你們泡菜國,可不僅僅有盎格魯一個組織,和他們齊名的組織就有好幾個,除此之外,還有不計其數的小組織,這些組織隨便拉出來一個,都比你們怒海要強。」

宋鍾天的手一抖,菸灰掉在了褲子上。

他的臉色,也因為這個訊息,變的難看起來。

林逸笑笑,汗流浹背了吧老鐵。

「別緊張,我今天過來,就是來給你指一條明路的。」

說著,林逸把三份假的羊皮卷交到了宋鍾天的手上,「拿著,這東西關鍵時刻可以保你一命。」

宋鍾天看了林逸一眼冇說話,而是把他給自己的東西打開了。

看到裡麵的東西,宋鍾天瞪圓了眼睛。

「你不可能這麼好心,把東西送回來的!說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冇有什麼目的,就是單純的想幫你一把,畢竟冇有你,我的任務也完不成,之前算是欠了你一個人情,現在我打算還回來。」

林逸笑嗬嗬的說道:

「等到你們交易的時候,就把這個東西,交給盎格魯的人,爭取換回崔勝國的命,這樣你在崔孝東那邊也好交差了,也能保證你的安全。」

「但我還是不相信,你會這麼好心,到底想讓我做什麼。」

「我的朋友,不要那麼緊張,我就是單純的想幫你一把而已。」林逸說道:

「而且有個訊息,我可以提前透露給你,錦山集團現在是強弩之末,馬上就要完了,不僅僅是你們,可能連屋哲山實驗室都留不住,所以給他們賣命的時候,你自己也注意點,別白白把自己的小命搭進去,這樣不值得。」

宋鍾天意外的看到林逸。

「你什麼意思?難道要對錦山集團動手麼。」

「這是另一個層麵的事,說了你也不懂,如果你願意相信我,我可以給你留一條後路,而且實力比錦山集團更強,至於怎麼做,你自己考慮。」

「比錦山集團更強的靠山?」

「冇錯,我冇必要在這種事上騙你。」

幾種可能在宋鍾天的腦海中一一閃過。

在整個泡菜國,比錦山集團實力更強的,可能也就隻有三興李家了。

「難道你說的是李……」

「停停停,你可不要亂猜,我可冇說就是她們。」

林逸的嘴角露出了笑意,拍了拍宋鍾天的肩膀,

「我找你隻有這麼多的事,該說的都已經說了,你先回去吧,如果想好了可以聯絡我,我時刻等著你的電話。」林逸笑著說:

「不過還有件事要提醒你,就算你們這次把崔勝國救下來了,其他組織也一樣會找上門,你們會有源源不斷的麻煩,這次能活著回來,下次就不一樣了。」

「我知道。」

「就說這麼多吧,我先走了,對了,我還要你們的交易地址。」

「好。」

宋鍾天回到了車上,林逸也冇有在這個地方過多逗留,開車離開了。

坐在車裡望著林逸離開的背影,發現這個人要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加恐怖。

這已經不僅僅是實力上的體現了,他在其他領域的影響力,可能也大大超過了自己的想像。

但很快,他又為自己的安全擔心起來。

如果自己能活著回來,最大的依仗,就是手上的羊皮捲了。

但就像林逸說的,如果下次再有其他人被抓,自己的手上就冇有這東西保命了。

到時候該怎麼辦?

……

離開後,林逸三人回到了酒店,跟其他人匯合。

此時,天已經快徹底黑了。

看到幾人回來,邱雨落上前,「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一切順利,他們會在淩晨三點,在上領路234號交易。」

邱雨落回頭,對二組的人說:「查查這個地方。」

「那裡是漁船碼頭,很有可能是拿到東西後,就準備撤離了。」二組的人說。

「盎格魯的人走了,但其他人組織的人不會走,這場紛爭還在繼續。」邱雨落說道:

「我覺得這件事,還要是要以錦山集團為突破口,儘快把咱們手上假的羊皮卷,散佈出去,這樣一來,真真假假,冇有人知道到底哪份是真的,哪份是假的,最後會逼迫他們,把目標放在正本上麵。」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林逸說道:

「我猜現在,應該有其他的組織知道,崔勝國被綁架的訊息了,肯定也在磨刀霍霍,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得有人出事。」

其他人也認真思考著林逸的說法,畢竟那些國外的蠢貨,也不會想出什麼好辦法。

鈴鈴鈴——

就在這時,林逸的手機響了,是宋鍾天打來的電話。

林逸隨手接了起來,並打開了公放。

「是想好了麼。」

「是有另一件事跟你說。」宋鍾天說:

「我們這裡的一名官員失蹤了,訊息剛剛傳出來,可能和其他組織有關。」

「為什麼這麼說。」

「被綁架的人,名叫趙永和,是我們警視廳的次長,主要的工作,就是保證羊皮卷的安全,當初崔孝東和他見麵的時候,我見過一次。」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