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81章:以假亂真

26

-

出了中衛旅的行政樓,此時一組的人,都在外麵的車上等他。

見林逸出來後,一行人便去了機場。

兩個多小時後,飛機在機場降落,邱雨落派人過來接應,一行人上了停在外麵的兩台su上,去了一家名叫梨水酒店,跟二組的人匯合。

「崔家有冇有新的動作?」

誰都冇有浪費時間,兩個組匯合之後,便開始商議後續的計劃。

「他們應該是談妥了,今天上午的時候,怒海組織的成員,集體出現在了錦山集團,應該是準備用影印版的羊皮捲去換崔勝國。」

「現在他們在哪?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動手嗎?」

「暫時還不知道,但我猜測,很有可能是今天晚上。」

「看來我來的時間剛剛好。」

林逸的眼睛眯了起來,自己也得快速進入狀態,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拿出手機,林逸撥通了宋鍾天的電話,同時打開了公放,方便其他人聽到電話裡的內容。

「我的朋友,好久不見。」林逸笑嗬嗬的說。

「你為什麼還要給我打電,我已經幫你完成任務了,咱們之間冇有任何關係,你不要再聯絡我了。」

「不不不,我這次聯絡你,並不是要讓你幫忙的,而是準備感謝你,或者說,我是打算救你一條命。」

「什麼意思,你救我的命?」宋鍾天不明所以。

「崔勝國被綁架了,我猜崔孝東會派你們去救他,對吧。」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資訊的!」

「這些你不必知道,但我猜你們的計劃,應該不是去解救人質,而是會拿著羊皮卷的影印版交換。」

宋鍾天沉默了,因為計劃就是這樣的。

「你不說就代表默認了,但我猜崔孝東的意思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讓你們把羊皮卷的影印版交出去。」

「是的。」

林逸笑了笑,轉變了話題。

「我想你也能猜到,綁架崔勝國的人是誰吧。」

「知道,是盎格魯的人。」

「你們也是在島上混的,盎格魯是什麼水平你也知道,如果你們不交出他們想要的東西,你覺得自己能全身而退嗎?」

「你到底想乾什麼?直說就行。」

「如果你們想全身而退,就必須把羊皮卷的影印版交出去,但崔孝東不會允許你們這樣做,所以你現在很難做。」

宋鍾天沉默了,因為事實就是如此。

「我現在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們保住羊皮卷的影印版,同時將崔勝國救回來,有冇有興趣跟我合作?」林逸說。

「你確定?」

「咱們之前都合作過一次了,你覺得我會騙你麼?這點信譽都冇有,還怎麼出來混了。」

林逸的語調很輕鬆,已經占據了主動,宋鍾天別無選擇。

「什麼辦法。」

「找個地方,咱們見一麵。」

「好,我現在給你發地址,你也別耽誤時間。」

「冇問題。」

掛了電話,林逸很快就收到了宋鍾天發來的訊息。

「你們先在這呆著,我出去一趟。」

說話的時候,林逸還拿起了三分假的羊皮卷,準備出門。

就在這時,餘思穎,肖冰和羅琦,齊刷刷的站了起來,目光幽怨的盯著林逸。

這倒是把二組的人看懵了。

這是什麼情況?

「我們跟你一起去。」肖冰說。

林逸心虛的撓頭,「這次真冇有其他的事了,我自己去就行。」

「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的。」

「這……」

林逸還想找其他的說辭,但看三個人女人的狀態,自己要是不答應她們,估計就走不去了。

「行吧,咱們一起去。」

「這還差不多。」

四個人一起出發了,羅琦開著車,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到了郊外的一處小路上。

並在不遠處,看到了一輛車。

「林哥,前麵的應該就是目標車輛吧。」羅琦說道。

林逸點點頭,之前和宋鍾天見麵的時候,他開的就是這輛車。

「戒備。」

餘思穎招呼了一聲,三個女人都拿出了槍,瞄向了周圍的幾個方向。

儘管之前有過一次這樣的經歷,但小心駛得萬年船,他們這樣做冇有任何問題。

羅琦單手開車,緩緩開到了宋鍾天的旁邊,徐思穎拿著槍對了他的腦袋。

看到這一幕,宋鍾天不慌不忙,上次見麵的時候也是這種情況,隻不過這次換了人。

「上車吧。」

林逸招呼了一聲,宋鍾天坐到了後排。

「你還真是會享受,帶了三個女人過來見我。」

相比於上一次,宋鍾天的表情,輕鬆了不少,還不忘調侃林逸一句。

>

因為他能確實,眼前這個男人,似乎和其他人並不一樣。

雖然手段狠辣,但又可以認定是個說到做到的人。

「冇辦法,家裡有這個條件。」

林逸笑哈哈的說「她們的水平,應該比財閥身邊的女秘書強吧。」

「嗯,你比我會享受。」

「行了,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說正事吧。」

宋鍾天點點頭,等著林逸繼續說下去。

「你們準備什麼去救崔勝國,怎麼救?」

「今天晚上,淩晨三點,對方給了我們一個交易的地址。」宋鍾天說

「讓我們帶著影印版的羊皮卷,去換崔勝國的命。」

林逸看了看錶,現在是下午六點多,距離他們的交易,還有不到九個小時。

「所以說,崔孝東的手上,還有其他影印版的羊皮卷。」

「嗯。」宋鍾天點點頭,

「但你也猜到了,他隻想把羊皮卷當做是誘餌,利用這個機會,去救崔勝國。」

「哈哈……」

林逸大笑起來,「他可能還不知道盎格魯是什麼水平吧。」

宋鍾天沉默著,不知道說什麼好。

實際上不僅僅是崔孝東,就算是他,也不知道盎格魯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人。

隻知道那夥人的實力非常強,在全世界都著極其強大的影響力,但自始至終,自己都冇有跟他們交過手。

「按照崔孝東的想法,羊皮卷的影印版隻是誘餌,不能交出去。」林逸笑著說

「要靠怒海組織自身的實力,殺掉那些綁架他兒子的人,對不對?」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