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70章 羊皮卷的下落

26

-

「現在你們從趙仁明的嘴裡打聽出多少訊息了。」

白人男人搖搖頭,「這我也不知道,我們隻負責聽從命令,讓我們做什麼就做什麼。」

林逸點點頭,並不懷疑這樣的說辭。

盎格魯這個組織,有著森嚴的內部結構和上下級關係,他們就是出來賣命的,自然冇資格知道太多。

林逸回頭,給肖冰使了個眼神。

「給他止血,先帶到一邊去,留著還有用。」

「是。」

林逸轉到了另一邊,看向了宋亞國和蘇智慧。

「我猜你們也肯定知道,為什麼會抓你們來,希望你們倆能配合一點。」

林逸的目光,從兩人的身上一一掃過。

「關於研究所的情況,我知道一些,你們和趙仁明分別負責一個部份,我也不難為你們倆,隻要把你們知道的說出來就行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那個短髮白人。

剛纔的一幕,他們都看得清清楚楚,在林逸動手的那一刻,心裡就打了退堂鼓。

而這也是林逸的用意,殺雞儆猴,而且他們還是科學工作者,這樣就更不用自己廢話了。

「其實現在,還處在破譯階段,至於裡麵的內容,也僅僅是猜測。」宋亞國說。

「難道處在猜測當中,你們就開始做實驗了麼?」

「是的,崔勝國要求我們,儘快破譯裡麵的內容,並儘快進入實驗階段。」

「羊皮卷在什麼地方儲存。」

相比於其他的資訊,這是林逸最關注的,也是此行的目的。

「我們不知道,崔勝國隻把羊皮卷的影印版給我們了。」

「照片在什麼地方。」

對林逸來說,能不能拿到羊皮卷無所謂,有影印版也可以,畢竟裡麵的內容纔是最重要的。

「在實驗室的保險櫃裡。」

林逸沉默了片刻,這樣的儲存方式,挑不出一點毛病。

但現在,宋亞國和蘇智慧已經被抓了,站在崔勝國的角度來講,就算把這兩個人放回去,也會對他們失去信任。

現在,需要找到更加可靠的人,打開包廂櫃,把裡麵的影印版羊皮卷拿出來。

所以,宋亞國和蘇智慧還有利用的價值。

林逸的目光,在兩人的身上掃過,陰沉的氣息,讓他們臉色煞白,不停的顫抖。

「你們在實驗室裡,有冇有自己的心腹手下,我需要你們去聯絡這樣的人,把裡麵的羊皮卷影印版偷出來。」

兩人對視了一眼,「有的……」

「叫什麼名字,他們有冇有機會接觸到保險櫃。」

「我的助手叫車載河,他有資格接觸保險櫃。」宋亞國說。

「我的助手叫李月英,她也可以。」蘇智慧說:

「但羊皮捲上的資訊,被分成了三份,由我們三個人共同保管。」

蘇智慧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其中有一份,是趙仁明負責儲存的,就算找到了車載河跟李月英,也拿不到完整版的。

這一問題,林逸也想到了,難點就出在了鄭東元的身上。

「我需要這兩個人的聯絡方式,肖冰記下來。」

「知道了。」

林逸走了出去,站在了窗外,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

「老大,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趙仁明也會交代這些事情,我猜盎格魯的人,可能也知道了這些訊息,纔會加快對宋亞國和蘇智慧的行動。」邵劍峰說。

「差不多就是這樣,等肖冰把黎明酒店的情況摸清楚後,咱們就行動。」

「我們用不用返回研究所,去打聽這兩個人的訊息?」

「暫時不用,這件事我會交給羅琦去做。」

「強哥和穎姐呢,用不用把他們叫回來。」

林江想了想搖了搖頭,「他們倆剛結婚,這次的任務就不帶他們了。」

「好。」

這時,肖冰從船裡走了出來,把一張紙條遞到了林逸跟前。

「林哥,這是車載河和李月英的聯絡方式。」

看了眼上麵的號碼,林逸拿著手機,撥通了宋鍾天的電話。

「現在說話方便麼。」林逸低聲問。

「你稍等一會。」

大約過了半分鐘,宋鍾天的聲音再次傳來。

「你找我什麼事。」

聽的出來,宋鍾天是不想和林逸的有聯絡的。

畢竟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來之不易,如果被崔勝國發現了,自己也就什麼都冇有了。

「宋亞國和蘇智慧失蹤了,崔勝國有新的舉動麼。」

「研究所的安保工作,又加強了一個等級,又重新挑選了新的負責人,同時在招募新的實驗員。」

「動作還挺快的。」林逸笑著嘀咕了一句,「你呢,崔勝國有冇有派給你新的任務。」

「你打聽這些乾什麼,希望你不要問了,咱們倆之間冇有任何關係。」

「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因為對我來說,你還有利用價值。」林逸笑笑,淡淡的說:

「你也要明白,我為什麼放你走,否則你覺得,自己還能活著出去嗎?」

電話那頭的宋鍾天明顯緊張起來,呼吸的力度都加重了。

「問你什麼就答什麼,別消耗我的耐心。」

宋鍾天沉默了許久,開口道:

「現在由我們,全麵接管了實驗室安保工作,確保不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同時,所有的研究員都要住在研究所內,短時間內不讓回家。」

「所以安保工作的負責人應該是你吧。」

「是我。」

林逸冇有接著這個話題再問下去,而是轉到了其他方向。

「研究所新提拔上來的負責人是誰。」

「樸賢龍,他原來是趙明仁的助理,暫時代替他的位置,主持實驗室的工作。」

「宋亞國和蘇智慧也失蹤了,難道就冇人頂替他們的工作麼。」

「也有,分別是車載河跟李月英。」

「天亮之前,我要和這兩個人見麵,這件事你去安排。」

「你到底要乾什麼?你別太過分了!」宋鍾天的情緒激動:

「我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別以為我會怕你。」

「現在距離天亮還有五個多小時,如果我見不到他們,你就給自己準備好後事吧。」(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