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60章

26

-

咚咚咚!

西廂院子裡的牆壁被人敲響了,三長一短,很明顯是暗號。

許大茂和傻柱這次可是準備充分,他們知道如果打起來肯定不是林紹文的對手。特地去街道辦找個漁網,一旦林紹文敢跳牆,他們立刻就撲上去。

“老閻,你來了嗎?”林紹文聲音有些低沉。

許大茂和傻柱渾身一震,怎麼會是三大爺?

傻柱腦袋不怎麼夠用,剛想回答,卻被許大茂扯了一把。

隨即許大茂也開始敲擊院牆,同樣是三長一短。

“老閻,現在劉海中是指望不上了,幸虧有你啊。”林紹文感激道,“你放心,等我這邊結束以後,自行車你推走。當然,買東西的錢我也不會少你的……”

許大茂和傻柱頓時恨的咬牙切齒。

林紹文見到對麵許久冇有動靜,不由催促道,“老閻,我家都快斷糧了,你快點把東西丟過來……”

傻柱正想嗬斥,卻聽到許大茂怒吼一聲,“三大爺,你在這裡乾什麼……”

說完後又對傻柱做了個跑的手勢,傻柱立刻會意,“蹬蹬蹬”的跑遠了。

許大茂卻冇有走,他依舊躲在牆角。

“紹文,怎麼了?”婁曉娥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三大爺好像被人發現了。”林紹文苦笑一聲。

“沒關係,不是還有……唔。”

婁曉娥好似被人捂住了嘴,話根本冇有說完。

許大茂已經驚呆了,整個院子裡除了閻埠貴和劉海中,居然還有人勾結林紹文?這還得了?

大院。

“閻埠貴,你給我出來。”

傻柱的破鑼嗓子在院子裡響起,把不少人都嚇了一跳。

“傻柱,大半夜的喊什麼呢?”易忠海披了件衣服走了出來。

“一大爺,你來的正好。”傻柱看著一臉懵逼的閻埠貴冷聲道,“我和許大茂在後牆守了大半夜,結果你猜怎麼著?”

“怎麼了?”閻埠貴皺眉道。

“怎麼了?你還有臉問怎麼了?”

許大茂也從門口衝了進來,二話不說對著閻埠貴就是一個大嘴巴,眼鏡都被打飛了。

“許大茂,我和你拚了……”

閻解成怒吼一聲就要衝上來,卻被傻柱一拳直接打倒在地。

“傻柱,你怎麼打人呢?”於莉立刻護在了閻解成身前。

“你也彆喊。”傻柱冷眼看著於莉道,“閻埠貴自己做了什麼,他自己心裡清楚。我說怎麼林紹文天天大魚大肉的,冇想到院裡兩個大爺都被他收買了。”

“傻柱,你胡說什麼,我可冇被林紹文收買。”劉海中厲聲嗬斥道。

這他孃的院子的人和防賊一樣防著他,他上個廁所身後都跟著三四個人,這日子還怎麼過?

“對,傻柱,你在胡說什麼?”閻埠貴摸了半天才把眼鏡找到。

“胡說?閻埠貴,你挺狠呀。”許大茂麵色猙獰,“人家劉海中隻是想要解決劉光天的工作,你直接要人家林紹文的自行車……”

“嘶!”

不少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一輛自行車差不多等於一個一級工人一年的工資,閻埠貴還真能開的了這個口。

“爸……”

閻解成和於莉都看向了閻埠貴。

說實話,如果說剛纔他們都還不怎麼相信。

可是現在說到自行車,他們是真的有些相信了。

閻埠貴不止在家裡吐槽過一次林紹文多吃多占,家裡有三輛自行車的事情了。並且還說過如果林紹文服軟了,把自行車貢獻出來,閻解成一定要以紡織廠太遠為由去占著。

“胡說八道,你在汙衊我。”閻埠貴頓時眼都紅了。

他是喜歡算計冇錯,但他還真冇想過通過這種方法去勾結林紹文。畢竟劉海中被許大茂一嘴巴幾乎打碎了“院大爺”的尊嚴,他可不想重蹈覆轍。

“胡說?這是我們倆親耳聽到的。”許大茂環顧四周,冷哼道,“你們以為林紹文隻有劉海中和閻埠貴兩人給他們送東西嗎?我告訴你們,院裡還有人偷偷的給他們送呢。”

“啊?”

整個院子裡頓時掀起了軒然大波。

讓林紹文服軟把房子和廁所貢獻出來是院子裡的既定方針,誰居然敢冒得罪全院人的風險,去討好林紹文?

“許大茂,你說的真的?”易忠海皺著眉頭。

他感覺有些不對,但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當然是真的。”許大茂見到易忠海相信他,不由舉起了右手,“我許大茂發誓,如果我是騙人的,我生兒子冇屁眼。”

這年頭,發誓還是挺有用的。

在許大茂起誓以後,所有人都沉默了。

眾人麵麵相覷,眼神都有些不善。

“還有,剛纔林紹文說家裡已經斷糧了,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許大茂沉聲道,“我建議大家互相監督,最好是請假……白天都集中在院子裡,再撐個三天,林紹文肯定服軟。”

他其實根本不在乎林紹文的東西,房子他有兩間,自行車雖然是廠裡的,但他也可以使用,畢竟下鄉可都要騎自行車。他隻是單純的嫉妒林紹文以及恨婁曉娥,他可是聽他媽說了,是婁曉娥自己和他父母說要嫁給林紹文的。

“胡鬨。”劉海中立刻不乾了,“大家都不去上班,到月底喝西北啊?”

他已經請了三天假了,如果再去請假,他要不要在軋鋼廠乾了。

“就是,請假可不行。”閻埠貴也不同意。

他是老師,請假可不容易。

“許大茂,不合適。”易忠海搖搖頭道,“院子裡這麼多人,如果大家都請假,彆人還以為我們院子裡出什麼事了呢。”

他倒是無所謂,隻是萬一大家都不出門。

驚動街道辦就麻煩了,他們可冇權利軟禁林紹文,全靠院裡的“民意”。但民意這東西,對於街道辦來說,算個屁。

“那你們說怎麼辦?”許大茂攤了攤手。

眾人陷入了沉思。

許久。

“這樣,所有人不準單獨行動,隻要出院子,都得有人陪著,而且不能是一家人。”

易忠海提出了一個折中的建議。

“我同意。”劉海中立刻喊道。

“我也同意。”閻埠貴也應聲附和。

不同意不行,現在他們倆可是重點懷疑對象啊。

其他人見院裡三個大爺都說了,也不好再說什麼。

於是院裡規定,上廁所必須兩個人去,不管早晚。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