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954章 林逸的叮囑

26

-

「哈哈……不要在意那些細節,他們幾個還冇這個本事呢」

林逸笑了起來說:

「這個組織現在在哪,旅裡是怎麼安排的。」

「這個組織已經分散了,暫時應該不會露頭,這也是為什麼,一直很難打聽到他們資訊的原因。」肖冰說道:

「我們推測,他們很有可能,已經把下半部份布羊皮卷,交給了錦山集團,然後隊伍就地打散,這樣就能最大程度的隱藏自己了,這也是為什麼這麼久才找到線索的原因。」

沉默了片刻,林逸說:

「現在能不能確定,就是這個名叫怒海的組織乾的?」

「隻能說是基本確定,而且最近,瑪門,盎格魯這樣的組織,就像突然失聯了似的,根據以往的經驗,他們很有可能是知道了訊息,再結合當下的局勢,極有可能是到這裡來了。」肖冰說:

「現在咱們處在被動的位置,隻能是哪裡有風聲就往哪裡趕,但從種種跡象表明,情報不會有誤。」

林逸點點頭,「旅裡指定的計劃是什麼?」

「主要是來調查錦山集團的事,在他們旗下,還有一個屋哲山實驗室,這兩個地方都很可疑,之後就是防備其他組織,不能讓他們捷足先登了。」

「這兩個地方,肯定是戒備森嚴,想要打聽到有用的資訊恐怕很難。」林逸說:

「去查查北仁監獄,說不定能挖掘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白天的時候,你在電話裡提了這個地方,我在飛機上查了一下,這個地方距離市區大約30公裡,裡麵關押的,全部都是死刑犯。」肖冰說道:

「林哥,你讓我查這個地方,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我得到了一些訊息,說屋哲山實驗室抓了一些流浪的貓狗,做完實驗後,就把這些貓狗,送到了北仁監獄,我懷疑這個北仁監獄,也可能和屋哲山實驗室有關,估計是他們做生物臨床實驗的地方。」

「那個地方關押的都是死刑犯,這麼做倒是合情合理。」張超越說。

「嗯?」肖冰的臉色忽然一變,說:

「要是這麼說,就還有一種可能,我在查北仁監獄的時候,還發現附近有一個岩遲精神病院,這家精神病院,會不會也和實驗室有關?」

「感覺還真有可能呢。」邵劍鋒說。

「隋強帶著肖冰,超越,你們去調查北仁監獄,思穎帶著劍鋒,虎子,去岩遲精神病院,琦琦去查屋哲山實驗室。」

「明白。」

肖冰挽住了隋強的胳膊,「穎姐,不好意思嘍,你的老公現在歸我嘍。」

「拿去拿去。」

「哈哈……」

「行了,都別笑了。」林逸認真的說:

「這次的任務,現在還看不出眉目,冇辦法評判風險程度,但萬事小心,如果遇到境外的人,絕對不能和他們發生衝突,第一時間聯絡我。」

說完,林逸看著羅琦,「尤其是你,屋哲山實驗室可能也是其他組織,重點盯防的地方,所以你的危險性是最大的,絕對不能貪功冒進,時刻跟我保持聯絡。」

「明白!」

「散會!」

吃完了飯,眾人立刻分散行動起來。

林逸去付了帳,然後回了酒店。

但在回去後,並冇有上樓,而是坐在了樓下花壇邊上,還破天慌的去買了包煙。

重重的吸了一口。

真幾把難抽。

如果怒海組織拿到了下半部分的羊皮卷,過去這麼長時間,肯定是交到了錦山集團的手上,定然會被儲存的很好,想在短期內拿到,就很不現實了。

但北仁監獄和岩遲精神病院,或許能成為很好的突破口。

就看什麼時候能有訊息了。

而現在,真正讓林逸擔心的,是其他組織的人。

這裡是泡菜國本土,一旦發生交戰,本土的武裝力量,也是絕對不能小看的力量,那麼幾方勢力,就處在了一個勢均力敵的狀態。

一旦爆發衝突,事情就不好收場了。

他媽的!

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我的人不能出事。

「林主任怎麼還抽上煙了?遇到煩心事了?」

聽到說話聲,林逸抬頭看了過去,發現說話的人是嶽思靜。

嶽思靜穿的很隨性,灰色的衛褲和白色的半袖,打扮的異常輕鬆。

「隨便買一包嚐嚐味。」

林逸把煙遞了過去,「要不要來一根?」

「不會抽,不過我覺得,抽菸倒是挺有男人味的。」

「你看對麵的人,有冇有男人味。」

順著林逸手指的方向,嶽思靜看了過去,發現對麵坐著個乞丐,穿的破破爛爛,手上也夾著煙。

發現嶽思靜朝著自己看了過來,乞丐咧嘴笑了起來。

「好歹你也找個正常人讓我看看。」

「哈哈……」

林逸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準備在酒店周圍逛一會。

「樸秀賢的採訪,整理出什麼有用的資訊了?」

「有不少,我準備在明天的記者會上,把這些問題都提出來,想看一看他們的反應。」

「具體的問題是什麼?」

「關於屋哲山實驗室和北仁監獄的。」

「別這樣問,不要提北仁監獄,隻說屋哲山實驗室和錦山醫院就行了。」

「嗯?為什麼?是涉及到了敏感的地方嗎?」

「還談不上敏感,聽我的就行,等會回去,你告訴所有人,把北仁監獄的事情全部忘掉,任何人都不要提了,就當不知道這件事。」

見林逸的表情如此認真,嶽思靜隱隱覺得,這件事可能涉及到了敏感題材,不能再碰了。

但問題是,就算涉及到了敏感題材,也不至於這麼保密啊。

「行,我知道了。」

慢悠悠的,兩人走到了一間酒吧的門口,嶽思靜朝著裡麵看了眼,並不算吵鬨。

「好像是間清吧,要不要去喝一杯?」

「走著。」

到了酒吧,有個女人抱著吉他,在台上唱歌。

貼身的上衣,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褲,擦邊已經擦到酒吧來了。

林逸點了些自認好喝的酒和果盤,然後聽著台上的女人唱歌。

「對了,你可以再準備準備,事後我再給你安排個採訪。」

「誰?」

「李家的李榮珍。」(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