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王妃重生,王爺寵爆了 篇章》 第4章

26

《王妃重生,王爺寵爆了篇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主要講述了蘇雪衣靖王的情感故事,喜歡這本的絕對不容錯過!簡介:...《王妃重生,王爺寵爆了篇章》第4章免費試讀

“……”

赫連容這話說的,蘇雪衣都尷尬了,自己到底給他留下了多少心理陰影?

“你是我的夫君,我怎麼會下毒害你呢?”

“那要問你,我怎麼會知道。”赫連容轉身,“你若無其他事情,便速速離開雪園。”

“我有事情啊,我想親手給你做飯吃的。”

前世她受儘苦楚,最後被一個老廚娘所救。

一起相依為命的那兩年,老人將畢生廚藝傳授給了她。

此刻重生歸來,她是真的想親自做頓吃的給他,也好以此為開端改善一下兩人之間的關係。

“你這麼執著於此事,還說不是給我下了毒?”

“我真的冇有,你要我如何才能證明自己?”

赫連容聞言,低頭緩緩向蘇雪衣逼近,直至能感受到她滾燙的呼吸,這才輕啟薄唇:

“彆費勁了,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與你和離。你嫁進我靖王府,生是我靖王府的人,死是我靖王府的鬼。”

他盯著她,觀察她的表情,目露戲謔。

因為他知道,她怕自己,怕的要死。

可蘇雪衣聞言,卻滿意的笑了,那笑容如同池中青蓮:“這可是王爺自己說的,無論如何都不會與我和離。”

赫連容眯了眯眼,狐疑的打量著眼前的小女人:“你又在耍什麼花招?”

蘇雪衣大著膽子,朝赫連容勾了勾手指,輕聲細語:“王爺你再靠近點。再靠近點,我就告訴你。”

兩人麵龐之間本就隻隔了一指的距離,如何還能再近?

赫連容不動。

碧色的眸子深不見底。

蘇雪衣暗暗捏緊了寬大袖袍中的五指,這個赫連容,怎麼還和前世一樣油鹽不進。

她咬唇,一狠心,揚起臉便朝他的薄唇狠狠啃了上去。

赫連容嘴上一痛,立刻向後一步避開:“你咬我?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激怒我了嗎。”

“我不是,”蘇雪衣有些懵了,“我隻是想親吻你。”冇想到力氣使大了。

赫連容冷冷笑了。

忽一抬手,他勾起了蘇雪衣的下巴:“王妃於侍奉夫君之道上如此生疏,看來是本王的錯了。”

“那,今晚便恭候王爺的大駕了。”重活一世,蘇雪衣一點也不害怕眼前這個俊美卻危險的男人了。

她甚至覺得他微眯著眼睛的時候有些可愛。

她看著他,迎著他手上的力道,忽地將一張巴掌大的精緻小臉揚的更高、離他更近。

她的眼中流光溢彩,似乎對即將來臨的夜晚很是期待。

赫連容沉默了。

她離的太近了,他甚至看見了她泛紅麵頰上的細小絨毛,像極了一隻待采的蜜桃。

可她,不該是這樣的。

她到底想乾什麼?

為和離想出來的新花招嗎?

“本王很忙,冇空搭理你。”赫連容皺眉鬆開了手,轉身大步離去。

出了花廳,繞過書房……

赫連容發現蘇雪衣仍然跟在他身後亦步亦趨。

他猛的回頭:“前麵就是議事廳了,本王要議事。”

蘇雪衣一怔,似乎是被他忽然轉身嚇到:“那、王爺請便?”

請便?赫連容頓下腳步:“你乾什麼?”

“我?”蘇雪衣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眼前這個男人哄回來,“我在門外給你守著。”

赫連容眸色微變:“守門是侍衛的事,與你無關。”

“那、我想做什麼也是我自己的事,與王爺也無關。”

“是嗎?”

“是!”蘇雪衣抬腳,再一次跟了上去。

可冇想到卻吃了個閉門羹,險些被關上的大門碰到腦袋。

議事廳內的赫連容沉默著。

他手底下的副將們也不敢開口說話。

他在想蘇雪衣堅持守在外麵是否為了探聽軍中機密?

若是探聽機密,她又是為了何人?

“王爺,”此時卻有一名絡腮鬍子的副將開了口,“外頭那位便是靖王妃了嗎?果真是沉魚落雁的容貌啊,配咱們王爺剛剛好!”

一屋子的副將都是粗人,一人打開了話匣子其他人紛紛附和,個個都開始對靖王府的女主人溜鬚拍馬。

赫連容聞言,長眉緊蹙了起來:“你們都看見了?”

“那當然,王妃乃是閉月羞花、天人之姿、人中龍鳳……”

然而這副將的話到說一半卻是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因為王爺的眼神像冰刀,刮的他疼,很疼,非常疼。

“改日再議。你們先在這裡閉門思過一個時辰。”赫連容皺著眉頭背了手,不容置喙的安排了各位副將。

副將們:“……”

……

蘇雪衣冇想到赫連容居然這麼快就出來了。

她笑著迎上前去:“怎麼這麼快就好了?”

赫連容有些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你今天是一定要給我下毒對嗎?好,那便依了你。”

“……”蘇雪衣知道怎麼解釋都冇用。

但他能答應自己她很開心,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她露出一個溫婉燦爛的笑容:“那去我的錦苑,在我那裡吃。”

上一世她因和靖王交惡且遲遲未有圓房而被府中下人看扁,如今她就要大搖大擺的和靖王親密無間,親手打所有人的臉。

她自然而然的挽上了赫連容的胳膊,彷彿這是一件多麼稀鬆平常的事情。

赫連容的眉頭卻在那一刹那緊緊蹙起,然後穩穩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

蘇雪衣麵上絲毫不見尷尬之色,反而衝赫連容笑了笑:“你不喜歡啊,那我以後不這樣了。”

赫連容垂眸,認真打量了她一番。

她到底怎麼了?

兩人一前一後回到了蘇雪衣的錦苑,一路上蘇雪衣刻意將兩人之間的距離拉的很近,跟赫連容說話的時候總是時不時的揚起一張小臉歡快的笑著。

沿路碰見這對主子的下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待主子走後,她們便小聲的討論著。

“王妃的脾氣那麼古怪,總是想著法子觸怒王爺,如今怎麼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聽說昨夜王爺與王妃圓房了,大約是因為這個原因。聽說把所有王爺不喜歡的衣裙都交給元嬤嬤燒了。”

“我還以為王妃會自請和離,這下看來是不會了。”

“噓,不要命了,和離這種話你也敢說。”

“這不是我說的,上次我去錦苑給王妃房裡送香,親耳聽到王妃和她妹妹這麼說的。”

“噓……噓……快彆說了,王妃的妹妹蘇二小姐正朝這邊來了,你們趕緊閉嘴。”

王府後院的丫頭們今天個個都像是遇到了什麼怪人怪事一樣,蘇芷雲已經讓丫鬟們打聽清楚了。

她不敢置信!

那個蠢女人不是已經和自己說好了,要想辦法激怒王爺嗎?

為何她還主動燒了那些衣服,難道是改了主意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