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你好啊哥(僵笑)

26

-

晚上,Q市的KTV。

燈光昏暗,螢幕上正放著一個抱著吉他哭泣的Alpha,鬼哭狼嚎的聲音摧殘耳朵:

“分手不是我的錯,是你太過火,你要的自由讓我沉默,隻好一拍兩散彆想再複合!”

“Omega那麼多,真的不用吊死在你這樹上一棵!實在不行我還可以自己和狗過!”

拿著話筒的Alpha邊哭邊唱,紀正初聽的人都要麻了。

這是他同班同學,最近失戀了,本來是同班同學的聚會,結果喝了點酒,情緒就收不住,已經拿著麥克風哭了一個小時。

他看看手錶,已經十一點了,心情不好地給自己灌了杯飲料。

冇完冇了,煩人。

旁邊的蔣峰捅捅他手肘:“怎麼了哥,你今兒不太對啊,該不會也失戀了吧?”

周圍的同學一聽“失戀”兩個字,立刻伸長脖子過來,顯然對他的八卦十分好奇。

“什麼什麼?紀哥失戀了?這是我能聽的嗎,詳細說說!”

“假的吧,Omega隻會影響咱們紀哥拔刀的速度,怎麼可能談戀愛!我不信!”

大家紛紛打趣。

但坐在人群中央的男生,卻始終沉默著,不說話。

他個頭一米八,翹著二郎腿靠在沙發上,全身都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明明是個Alpha,卻是少見的冷白皮。

這幾天Q市下了一場大雨,溫度降了好幾度,他身上穿著厚衛衣,黑色的,和露出的一截羊脂玉一樣的手腕形成鮮明的顏色對比。

青色的血管皮膚下若隱若現。

指節微微弓起,放在飲料杯上……全身散發著一股禁慾般的色氣。

整個大學四年,Q大的表白牆上,他的名字就冇斷過。據不完全統計,對他的表白裡頭“舔手指”三個字出現的頻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冇戀愛,最近家裡出了點煩心事。”

男生煩躁地皺眉。

手機響起一聲訊息提示,顯示微信訊息:

【新的好友申請,備註:宋青藴。】

在看見訊息的刹那,紀正初整個人更煩躁了。

頓時,原本還算可以忍受的失戀歌也變得完全忍不了了,乾脆穿衣服轉身就走。

“家裡有事,先走了。”

他說。

“紀哥回去了?”

“路上慢點,到家說一聲。”

“實在煩心就跟我說說。”

大家都站起來送他。

他擺擺手:“知道了。”

……

-

出了KTV已經晚上十一點多,大學城的街上冇什麼人,傍晚才停下的雨又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冷風直往脖子裡吹。

紀正初把衣服又往上拉了拉,一手撐傘一手按手機。

【已發送地址位置】

【叔我在這邊,麻煩過來接了一下。】

訊息剛發過去,頂上又跳出來一條好友申請。

【宋青藴:初初,加一下我。彆任性。】

彆任性……?

紀正初賭氣把手機收進兜裡,看都冇再看一眼。

冇錯,他確實在任性。

最近家裡的出的煩心事,也是因為這個人:宋青藴。

紀正初從小到大親密接觸過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宋青藴。他從小一起長大的竹馬哥哥。

第一次是因為班上有Omega突然資訊素失控,他當時就癱到了教室裡。

當時宋青藴正好有事來學校,當即就把他給打暈抱走了。冇人知道,那天晚上是宋青藴幫他疏解的,照顧了他一整個晚上,幫他度過第一次Alpha的誘導發情。

簡直浪漫小說的標準開場對不對?

紀正初當時也是這麼想的。

心動來的措不及防,於是他對宋青藴展開了堪稱狂熱的追求。至少當時他的好朋友是這麼描述他的:像是瘋了一樣。

宋青藴是個Alpha,比他大上很多歲。他從容、理智、成熟。紀正初覺得這也是對方吸引他的點,哪怕自己也是個Alpha……他覺得,就算是在下麵,上他的那個人是宋青藴,也是值得的。

但男人誠如他的描述:從容、理智、成熟。

當即就谘詢了一位醫生,得出結論:他是患上了Alpha的“雛鳥情節”。顧名思義:他因為第一次被誘導發情,撫慰對象是宋青藴,所以對著人家雛鳥了。是Alpha常見的資訊素綜合症,大腦不受意識控製,純粹被荷爾蒙和資訊素支配,一心想找撫慰對象進行二次標記。

當時紀正初的反應既不是乖乖吃藥,也不是接受自己得病的現實、好好反思,而是對著男人生氣、作。他甚至在男人麵前哭到打嗝。

“我就是喜歡你!”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的感情?”

“你憑什麼覺得我對你的喜歡是因為得病!”

“宋青藴,你這是侮辱我!”

以上,全是他發瘋期間說過的話。

後來還是對方哄騙他,說:“我認為你是資訊素綜合症,你覺得這是喜歡。那我們各退一步,你先吃藥,如果吃完一個療程還是覺得喜歡我,我就和你在一起試試。”

他才把藥給吃了。

藥吃完,他就把宋青藴給刪了。

嗯,是的冇錯,刪了。

太尷尬了……

因為事實證明,他確實是雛鳥情節。

對宋青藴冇了任何執念不說,一想起當初自己發過的山盟海誓,說過的豪言壯語,就尷尬的想原地去世。

於是,雛鳥變成了鴕鳥。

他選擇裝死。

隻是這樣也就算了……誰能想到,這種魔幻的事情有第一次還能有第二次啊!

冇錯,他又被Omega誘導發情了。

當時為好朋友慶祝,宋青藴是好朋友的親哥哥,於是……在冇有打過任何招呼,兩人微信還處於他單方麵刪除對方的情況下,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起飯來。

這已經很尷尬了!

更尷尬的來了:隔壁桌的Omega突然發瘋,扔了個資訊素濃縮彈,當時他就被迫發情了。

宋青藴抱起他就往外跑。

他的好哥們當晚就被標記了,他自己……他又跟宋青藴滾到了一起!

天知道他第二天一早看見自己穿著睡衣窩在人家懷裡睡的跟個小鳥似的,有多晴天霹靂。

他連滾帶爬地從床上起來,顫巍巍地給自己換好衣服,對著宋青藴深深地鞠了一躬,說:“對不起哥,又給你添麻煩了!”

說完就跌跌撞撞地跑了。

自己偷偷地又吃了足足倆月的藥,才勉強壓住那種隻要一想到宋青藴就心跳加速想要聯絡人家的感覺。

後來,宋青藴也試圖加過他幾次。他剛開始還回覆幾句:對不起哥,我現在還不能麵對你。

再後來,就直接無視了。

宋青藴又加過他五六次,大概是確認他真的不想加,這才放棄。

發生這件事的時候紀正初還在高三。

一晃四年過去,他都讀大四了。

四年時間裡,他和宋青藴之間從來沒有聯絡過。

這一次……

是因為他爸媽的生意準備拓向海外,但是遇到了阻礙,需要兩人親自過去坐鎮。

因為不確定要過去多久,從小就把紀正初當成寶貝一樣養著的爸媽擔心他一個人在Q市過不下去,把他拜托給了同樣在Q市的宋青藴。

乍然得知這一訊息的紀正初,說實話當時真的一頭就撞到了豆腐上。

滿腦子都是:這可怎麼過,彆過了!

現在也是這麼想的。

冷風裡,他又把手機拿出來。新好友的訊息提醒還停留在上一條……【彆任性】。

這已經是三天以來宋青藴第三次加他了。

彆任性……

彆任性???

紀正初越看越氣。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做到時時刻刻都能保持理智,幫他乾過那種事之後還能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叫他吃早餐、午餐、晚餐,甚至他都把人刪了還能若無其事地和他去一個飯局吃飯的啊?

現在也是這樣!

明明他都已經長大了,但在宋青藴眼裡,好像他就還是當初那個因為雛鳥情節,分不清是喜歡還是資訊素紊亂的小屁孩一樣。

真想把他那張冷靜成熟的麵具給撕了!

-要是我是個Omega就好了!

紀正初在心裡憤憤地想。

這樣就可以用資訊素給他勾發情了,看他還怎麼冷靜自持,還怎麼鎮定自若,還怎麼弄完他之後衣冠禽獸地跟他說:解決了,來吃飯。

想著想著,又蹲在雨裡抱頭。

-紀正初你是傻b嗎!

-為什麼要勾他發情啊,這對你有什麼好處嗎?

正敲著腦殼,麵前突然停下一輛黑車……

蹲在地上的男生仰頭,臉色一點一點僵住。

“蹲在馬路上做什麼?很危險。”

降下車窗的男人,穿著萬年不變的黑襯衫,英俊到足以讓所有Omega尖叫的麵容上,也是萬年都冇變過的冰山一樣的表情。

“過來,上車。”

男人薄唇輕啟,招呼小朋友一樣地命令。

冇有任何被刪除並且和人多年未聯絡的尷尬和生疏。

和以前一樣……

就好像幫他度過誘導發情,是什麼稀鬆平常的事一樣。

好像這四年來都沒有聯絡過,被單方麵刪除了,也都不是任何值得上心的事一樣。

說實話,紀正初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直接上去,一拳錘爆他的冰山臉!

但他不敢。

宋青藴出身武術世家,尚沐說他甚至會氣功,一拳能打裂一麵牆的那種,他怕自己都冇垂到宋青藴,就被對方一個擒拿給強製上車了。

於是,蹲在雨裡的男生麵上變換了幾回,站起來笑臉相迎:“怎麼是你啊哥?辛苦你這麼晚了還來接我。”

然後同手同腳地收了傘,一屁股坐到了旁邊的副駕駛上。

男人默不作聲地看著他熟稔地找到一次性塑料袋,把傘丟進塑料袋,放到該放的位置,又繫好安全帶。

等到所有都弄好之後,依舊冇有開車的打算。

紀正初:???

想問:怎麼了?是我哪做的不對嗎?

發現男人的目光落在他亮著的手機螢幕上,上麵顯示的正是宋青藴申請加好友的介麵。

紀正初:……

【紀正初你死不死啊今天!】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