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宋遲遲司暮寒txt番外》 第12章

26

“和你不同,你從小便生活在溫暖和幸福中,而我這二十多年的人生裡,所有拚命想銘記一生的溫暖和幸福,都和你在一起的時刻,你強勢介入我的生活,讓我認為我這個肮臟、不被期待的生命也是有人愛,有人要的。”...《宋遲遲司暮寒txt番外》第12章免費試讀“司暮寒,我們已經領了離婚證,以後最好……不要再見,也不要再有任何牽扯,這樣竇小姐纔能有安全感。”她對司暮寒的人品還抱了一絲希望,低聲說,“這對我、對你,對竇小姐都好。”司暮寒一語不發掛了電話。宋遲遲放下手機,心底空落落的。隻希望安姨的事到此能告一段落。精神放鬆下來,宋遲遲吃了點東西,打電話詢問謝子懷是否可以接安姨。“遲遲,情況似乎有些不妙。”謝子懷語聲沉沉,“不知道推了安姨的那個人和警方說了什麼,我正在想辦法,你彆著急。”宋遲遲攥著水杯的手收緊:“好,辛苦你了。”剛掛電話,她手機再次振動。宋遲遲忙接聽:“喂……”“宋遲遲?”這聲音,有些耳熟。她應聲:“我是。”“今天晚上七點君禦酒店,你不來就等著那個姓安的女人入大獄吧!”是竇雨稚的表弟,葉長明。想到剛纔謝子懷說的情況不妙,宋遲遲緊緊攥住手機:“法治社會講求證據,機場的視頻足以證明安姨清白,誰也冇有辦法把黑變成白,冤枉安姨。”“嗬……是嗎?你可以試試。”葉長明冷笑,“而且,這個姓安的女人似乎去年收養了一個14歲的小啞巴,你不來……我隻能找這個小啞巴了。”宋遲遲精神陡然緊繃。“我知道你懂法……還喜歡給人普法!”葉長明吊兒郎當開口,“我本人不會動那個小啞巴留下證據,可小啞巴上初二了吧!校園霸淩怕不怕?聽說這幾年校園霸淩自殺的不少啊!你說……”宋遲遲盛怒之下反倒更冷靜,隻是攥著手機的手不住在顫抖,她問:“是司暮寒讓你打的電話?”“不然你以為我哪裡來的你的電話?七點君禦酒店3020雲海閣,你還有不到兩個小時,現在是海城堵車的高峰期,但願你來得及。”對方說完就掛了電話。宋遲遲喉嚨乾澀脹痛,呼吸粗重久久無法平複。遭受過校園暴力,宋遲遲不能讓安歡顏經曆她曾經曆的。想到安歡顏明媚的笑臉,她咬牙,迅速穿上羽絨服,將圍巾帶好拿了手機和身份證出門,打車前往君禦酒店。·“我姐的話你不能全聽啊,暮寒哥!你說……好不容易我把你要的這種藥找到了,隻要宋遲遲喝下去,咱們錄個視頻就能向我姐證明你的清白……”包廂門被推開。宋遲遲出現在雙開門中間。“噹——噹——噹——”裝修華麗複古的包間內,一人多高的落地西洋鐘響起七點整報時的聲音。司暮寒抬頭,似乎有點意外宋遲遲會出現。“喲!宋小姐挺準時啊!”竇雨稚的表弟用手肘撞了撞司暮寒,壓低聲音,“暮寒哥,這可是向我姐證明的好機會!彆辜負我費勁給你弄來的藥!”“今天請宋小姐過來也冇有彆的意思。”葉長明撥弄著自己淩亂的黃毛,起身對宋遲遲笑著,“既然宋小姐和我姐夫領了離婚證,今天在我們所有人的見證下一起喝上幾杯,確定你不會再纏著我姐夫,就算有始有終了不是。”葉長明說著看了眼司暮寒:“況且,不管那個姓安的女人是不是有意推我姐的,我姐是因她受傷這是事實,你要求情……至少得喝上幾杯才能算賠罪吧!”“就是,求情也得有誠意纔是!”包間內有人起鬨,“白的喝不了,紅的四五杯總是行的吧!”宋遲遲就立在門口的位置,黑白分明的眼仁隻看向坐姿懶散的司暮寒。她朝包間圓桌方向抬腳,隨手摘下遮擋了半張臉的圍巾,搭在椅背上,拿過圓桌上喝水的高長水晶杯擱在麵前,轉動圓盤拿起第一個分酒器,將裡麵的白酒倒入杯中。宋遲遲本生得極白,摘下圍巾後側臉、下顎和頸脖上的青紫越發顯得駭人。“我們12歲相識那天,我身上帶著農藥,如果不是救你,我是打算喝完的。”她拎起第二個分酒器,繼續倒入自己麵前的杯中,“與其說,是我救了被綁架的你,不如說……是你救了我。”那時替他擋刀,宋遲遲是真的不想活了。如果不是司暮寒撒潑打滾帶她回司家,或許之後還是會尋死。“和你不同,你從小便生活在溫暖和幸福中,而我這二十多年的人生裡,所有拚命想銘記一生的溫暖和幸福,都和你在一起的時刻,你強勢介入我的生活,讓我認為我這個肮臟、不被期待的生命也是有人愛,有人要的。”司暮寒就是她陰霾人生中,唯一的光明。所以,在車禍來臨時,帶給她巨大恐懼的不是死亡,而是司暮寒的死亡。所以,在司暮寒失憶後,哪怕他已經心有所屬,百般折辱,她也不捨得手。所以,那天他們被下藥後,他穿好衣服,不問青紅皂白回頭用那種戲謔的眼神看著她,說她噁心時,她纔會萬箭穿心,生不如死。司暮寒表情錯愕,喉頭翻滾著。“在18歲成人禮上,你許了的第一個願望,說宋遲遲這輩子的幸福隻能司暮寒來給。”她轉動圓桌,拎起第三個分酒器……“第二和第三個願望你耍賴冇有許,你說你所有的願望必定都和我有關,希望把兩個願望留著,不論什麼時候說出來,我都必須幫你實現,算我送你的成人禮,我應了,你的第二個願望是22歲生日當天,希望我和你領證,我做了。”哪怕她知道,司家和林家都不願意看到他們在一起。可隻要他說想,她也甘願為他和林家和司家對立。三個分酒器倒滿了高高的水晶杯。她抬眼,朝司暮寒看去:“你不必用安姨和安歡顏威脅我,不論是什麼隻要你開口我就會照辦,更彆說我還欠你一個願望,不論是什麼我都會答應。”刨開這些傷口,說這些話的時候,宋遲遲以為自己會淚流不止。可她冇有。哪怕雙眼脹痛難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