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宋遲遲司暮寒txt番外》 第14章

26

說罷,葉長明歉意向周圍人笑了笑,騰出一隻手按電梯按鍵,的同時低聲在宋遲遲耳邊說:“暮寒哥成人禮上最後一個願望,是讓人送你回去!怎麼……你想反悔?”...《宋遲遲司暮寒txt番外》第14章免費試讀“酒店的路我還不至於不認識。”宋遲遲欲掙開葉長明的手。“宋小姐你就彆客氣了!”葉長明幾乎是挾持著宋遲遲離開包間,往電梯間方向走。隨著藥物起效,宋遲遲腦袋越發昏沉,雙腿也越發無力。她用力掙紮,卻掙不開葉長明摟住她的粗壯手臂:“放開我!”電梯間,有人朝宋遲遲和葉長明的方向側目。葉長明用力箍住全身綿軟的宋遲遲,裝作一副寵溺模樣同宋遲遲道:“都說你喝不了酒非要逞能,彆鬨了……我送你回房間休息!”說罷,葉長明歉意向周圍人笑了笑,騰出一隻手按電梯按鍵,的同時低聲在宋遲遲耳邊說:“暮寒哥成人禮上最後一個願望,是讓人送你回去!怎麼……你想反悔?”宋遲遲視線已無法聚焦,但她分明看到葉長明按的是電梯上行按鍵,並非下行按鍵。謝子懷人一直冇有出現……司暮寒和葉長明能給她下藥,難保不會給謝子懷下藥。她猜測,或許同樣被下藥的謝子懷就在樓上某個房間。司暮寒最後一個願望,她可以如他所願。可為什麼非要是謝子懷?“乖!彆鬨了,你醉了,先回房間休息好不好!”葉長明連扶帶拽把人帶進電梯裡,按下57。站都站不穩的宋遲遲抓緊自己口袋中的房卡,她為了以防萬一定的房間,正好……也在57層。——你還欠我一個願望,這是最後一個,讓人送你回去。司暮寒的話在腦海中響起,宋遲遲抓著房卡的手像握住了仙人掌,紮疼。反抗的意識,從內裡開始坍塌。這是她欠司暮寒的最後一個願望。不知是不是錯覺,厭世和自暴自棄的念頭,在十幾年後重新占據她的大腦的一瞬,她恍惚間好似看到身高腿長的林謹容從關閉的電梯門前走了過去。林謹容!她陡然打起精神。她可以任何方式體麵地死去,但絕不能再被人拍了東西留下,成為林家的汙點。她因為極力剋製,聲音虛弱顫抖得厲害:“你和司暮寒逼著我來君禦酒店,給我下藥!強迫我去57樓,是不是因為謝子懷在某個房間裡?你們在房間裡安裝了攝像頭?”葉長明緊緊把人摟在懷裡,變態般嗅了嗅宋遲遲帶著馨香的長髮,喉頭翻滾,眼神貪婪:“宋遲遲海城一中出了名的天才少女,我早就想嚐嚐你的味道!你放心今晚我會讓你欲生欲死!”宋遲遲推開葉長明,脊背撞在電梯壁上,軟綿綿倒地,提不起一絲力氣:“滾開!”藥勁兒再次鋪天蓋地而來,宋遲遲蜷縮起身子,死死咬著唇,悶哼出聲。如果是謝子懷,宋遲遲還有把握在救護車來前護住自己,甚至逃離。事後隻要和謝子懷套好詞,這件事便可以結束。可如果是葉長明這個變態……她得想辦法!同樣是57樓,她需要迅速跑到5716。不斷上升的電梯箱內,葉明長將幾乎軟成一攤爛泥的宋遲遲拉起,緊緊抱住,手撫著她的臉,在她耳邊道:“犯罪?我讓你爽怎麼能是犯罪呢?你放心……我會把你有多爽錄下來,讓你自己看看你有多爽。”他手指撥開宋遲遲額角被細汗黏住的碎髮,語聲下流:“讓你看看你求我上你的時候有多下賤。”宋遲遲死死咬著牙關不吭聲,她攥著手機的手摸索著解鎖,撥打110電話,強迫自己在腦海中回憶半個小時前她辦理好入住後從57樓電梯出來,前往5716房間的路線。“噹——”電梯一到,她推開葉長明衝出電梯,跌跌撞撞往5716房間跑。葉長明低笑一聲,雙手抄兜慢條斯理從電梯內走出來。用那種極為噁心黏膩的眼神打量著“慌不擇路”扶牆逃跑的宋遲遲,就像貓看著誌在必得的老鼠。“宋遲遲,你現在跑得多快,一會兒求著我上你就會有多賤!我不著急……你儘管跑!”葉長明鬆開襯衫鈕釦,逗弄獵物般含笑跟在宋遲遲身後。雙腿好似不是她的,逐漸失去知覺,視線也越來越模糊。5713。她汗津津的手緊攥房卡,單手扶著牆,快了。“怎麼?跑步不動了?”葉長明語聲含笑,不住咋舌,“嘖,要不要我扶你?”5716!宋遲遲扶住門把手,迅速拿出被她握得汗津津的房卡。“嘀——”聽到聲音,葉長明臉上表情一變。眼看獵物要消失在眼前,葉長明快步上前還是晚了一步,門鎖鎖舌已卡入鎖槽,他的獵物將他關在了門外。宋遲遲也栽倒在房間內。“宋遲遲你把門打開!聽到冇有!”葉長明麵色陰沉拍門,不見迴應,他又威脅道,“你彆忘了那個小啞巴,你隻要開門我就放過她,否則……嗬,我就算弄死她,我姐夫司暮寒也會護著我平安無事,不信你就試試!”不見迴應,葉長明又冷笑一聲,垂眸看眼腕錶,聲音裡的惡意宛如毒蛇:“看起來你是不在意那個小啞巴的死活,不過沒關係,你最多再撐十分鐘!十分鐘後你會像一條狗一樣,求著我上你!”葉長明話音剛落,人就被一腳踹飛出去。“我操你……”疼得齜牙咧嘴的葉長明抬頭,麵色一白,罵孃的話音卡在嗓子眼兒,“林……林……林總。”被壯碩保鏢和助理擋在身後的,是身穿黑色大衣挺拔修長的林謹容。麵色陰沉的男人立在5716門前,單手握著手機放在耳邊,繃著臉敲門:“宋遲遲,開門!是我,林謹容。”葉長明爬起身想溜,保鏢繃著臉上前一步,攔住他去路。房間內。宋遲遲蜷縮在灰色地毯上,全身緊繃,思維被藥效控製,隻剩下對男人的渴望,神智甚至開始不清。被藥物折磨得迷迷糊糊的宋遲遲,聽到敲門喊她的聲音,哆嗦著拿出手機,模糊的視線看著顯示在通話中,向電話那頭求救:“我……我在君禦酒店5716,被人下藥了,請……請幫我叫救護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