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0章 一定是她

26

-

聽到樓疏雪的話,屋內陸靖霆等人臉上浮現的不僅是震驚,更夾雜著幾分警惕與憤怒。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陸映秋竟然知道可以抽取和轉移彆人天賦的禁術。

在這個雲落大陸上,靈骨的品質,決定著一個人天賦的高低。

如果,有人的天賦被抽取和轉移,這就意味著這個人的靈骨被硬生生挖去,被移植到彆人身上。

而失去靈骨的這個人,便徹底淪為無用的廢物。

當年,陸子澈被測出紫色帝靈骨時,他們每個人都無比驚喜,可是更多的是擔憂。

紫色帝靈骨代表著無上的修煉天賦,是僅次於金色神靈骨,眾人夢寐以求的靈骨。

他們知道,如果陸子澈的紫色帝靈骨一旦暴露,必將引來無數嫉妒和覬覦的目光。

即便是他們高手如雲、權勢滔天的鎮國公府,也無法時刻保證陸子澈的安全,使其不被彆人挖去紫色帝靈骨。

故而,當年陸子澈被測出擁有紫色帝靈骨時,他們鎮國公府果斷選擇了隱瞞。

除了屋內的六人知曉外,就連陸映秋在內的其他人,對陸子澈的靈骨一無所知。

鎮國公怒髮衝冠,猛然一掌拍桌,怒斥道:“逆女啊,我養了她這麼多年,怎麼也冇想到她竟然知道這個大逆不道的禁術!”

“抽取他人天賦,就是挖他人靈骨啊,這等邪惡之事,姑…陸映秋竟然如此喪心病狂!”陸晏宸咬牙切齒地說道。

此時,陸子澈眉頭緊鎖,回想起三年前曲禾婉的藍色天靈骨,竟然突變成了白色聖靈骨。

當年曲家對外宣稱,曲禾婉在外曆練時遇到了好機遇,才致使藍色天靈骨升級為白色聖靈骨。

如今聽聞母親樓疏雪所言,倘若陸映秋當真掌握此等禁術,那麼曲禾婉的白色聖靈骨,必定是通過挖取他人所得。

想到這個,陸子澈臉色突變,語氣急切地說:“三年前她的女兒曲禾婉天靈骨變成了聖靈骨,難道就是……”

陸靖霆目光如冰,沉聲接過陸子澈的話:“你的猜測不無可能,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曲禾婉的聖靈骨就極有可能是通過禁術得來。”

“當時我還在納悶,靈骨為何竟然還能突變,原來如此!”陸晏宸恍然大悟。

此時,鎮國公老夫人已經緩過氣來,她擦乾淚水,著急地向樓疏雪問道:

“雪丫頭,你可還聽到那個老者叫什麼?來自哪裡?還有我的親生女兒,是不是在他的手上?”

樓疏雪秀眉緊蹙,神色凝重地說道:“母親,他的名字和母親您的親生女兒,他們並未提及,我並不知曉。”

“但在他們的交談中,我隱約聽到那個老者來自南炎國,而且似乎他也姓陸。”

“南炎國,姓陸?”陸靖霆重複道,欲言又止,突然又聽樓疏雪接著說:

“正是。哦,對了,我當時在昏迷之前,擔心醒來後會忘記,所以還畫下了那個老者的樣貌。”

說著,樓疏雪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張紙,遞給了陸靖霆:“這是他的畫像,你們可以按照這個尋找。”

陸靖霆接過紙張,其他四人立刻圍攏過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大跳。

這個老者與陸映秋竟然有五分相似,這下他們徹底確定,這個陸映秋絕非他們的女兒、妹妹、姑姑。

陸靖霆緊握著畫像,目光如炬,神色間多了幾分決然:“既然事情已經明瞭,陸映秋不是鎮國公的血脈,又有這個畫像。”

“我會立刻派人前往南炎國,暗中調查這個姓陸的,以及母親的親生女兒下落。”

鎮國公老夫人含淚點頭,眼神中滿是堅定:“對對,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我的親生女兒。”

這時,陸子澈眸底倏地一亮,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道:“父親,我記得陸映秋從前在府中就對各種香囊情有獨鐘。”

“今天於管家提到前幾天逼迫他給母親下毒的那個女人,她身上有特殊的香味,而且她的聲音十分耳熟。”

“這兩點陸映秋都符合,所以我懷疑前幾天逼迫於管家給母親下毒的幕後黑手就是她。害怕母親醒來,揭穿她的真麵目。”

“對對,父親,我覺得阿澈說得對,一定是她。”陸晏宸連忙附和道。

陸靖霆冷哼一聲,臉色如烏雲密佈,眼眸中閃爍著凜冽的寒芒。

“除了她,還有誰這麼想置你母親於死地?”陸靖霆憤怒道。

鎮老國公聞言,臉色愈發陰沉,他握緊拳頭,怒不可遏:“如果真是她,那就絕對不能輕饒!”

“父親、母親。”陸靖霆目光堅定地看向鎮老國公夫妻,語氣冷冽地說:“你們是知道我的性子。”

“不管映秋是不是你們的親生女兒,但是她敢傷害雪兒,那她就必須為此付出應有的代價。”

陸靖霆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感受到了他身上散發出的寒意,那種從骨子裡透出的決絕與冷酷,讓人不敢置疑。

鎮國公府的眾人皆知,陸靖霆一旦決定了,便無人能夠改變。

樓疏雪望著他,內心感動不已,卻又憂心忡忡,她知道,陸靖霆這次是真的動了怒。

此時,陸子澈與陸晏宸也一臉堅定,他們對於母親樓疏雪的愛護,並不比陸靖霆少。

鎮國老公終於下定決心,他的聲音沉穩而堅定:“好,霆兒,放手去做吧。”

“這麼心狠手辣的人,即便她是我的親生女兒,我也絕不饒恕。”

“冇錯!”鎮國公老夫人也一臉堅決地點頭,表示讚同。

緊接著,鎮國公夫人輕輕握住樓疏雪的手,眼中滿是感激與愧疚。

她的聲音略帶哽咽:“雪丫頭,我們竟教出這般心如蛇蠍之人,真是對不住啊,讓你受苦了。”

樓疏雪看著愁雲滿麵的鎮國公夫人,微微一笑,溫柔地安慰道:“母親,您莫要自責,我這不是冇事嗎?”

“好……好……”鎮國公老夫人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陸靖霆倏地起身,向眾人說道:

“事不宜遲,我現在就派人去調查陸映秋所做之事,還有與她密謀的那個老者的真實身份,以及派人尋找親生妹妹的下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