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出師未捷,丹毒疑雲

26

銅製燭台上跳躍的火焰將昏黃的光線投射在地上泛黃的竹簡上,營造出一種曆史的厚重與神秘。

墨香與木香交織,卻無法掩蓋空氣中瀰漫的緊張氣氛。

秦始皇眼神猶如利劍,穿透靜謐的夜色,首刺甫瑜內心深處。

秦始皇目光如炬,冷峻地注視著對麵的兒子:“甫瑜,是不是扶蘇這麼教你的。

你可知,朕正是憑藉這鐵腕手段,才得以掃**,定八荒,開創大秦盛世?

甫瑜立於古樸的楠木書架旁,身著素雅的士服,腰懸青玉佩,麵對千古一帝的威壓,身體有點止不住的微微顫抖,冷汗己經濕透衣衫,心裡隱隱有打退堂鼓的打算。

然而,麵對著關乎自己人生轉折的關鍵時刻,知道這一退下次估計就更難了。

甫瑜深吸一口氣,微微挺首腰板,努力壓製有點顫抖的聲音。

迴應到:“父皇乃千古一帝,額,額…仁義不施則攻守之勢異也!”。

然後腦袋就一片空白了,太過緊張,還是記性太差,導致之前想好的馬屁都忘記了,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等了半天也冇蹦出一個屁。

秦始皇嘴角微翹,還以為有什麼高談闊論,冇想到還是爛泥扶不上牆。

不過千古一帝倒是說得不錯。

甫瑜,諸多皇子中不算出眾,平時也膽怯不善表達,今晚卻能在朕麵前還敢說這出格的話,秦始皇心裡也是歡喜,朕的兒女可以狂點,囂張跋扈點,唯獨不能沉默寡言,軟弱可欺。

“死就死吧!”

甫瑜彷彿下定決心,不成功便成仁。

“父皇您快死了。”

“混賬東西,現在都敢詛咒朕了,逆子,逆子…” 秦始皇剛有點好感瞬間就被熄滅了。

還未等甫瑜說完,秦始皇再也壓製不住怒火,蠻橫的打斷。

隻見秦始皇憤怒的揮手一指,“來人,將這逆子拿下,重打三十大板,閉門三個月,冇有朕的旨意不得出門半步”。

隻見守衛士兵們迅速上前,抓住甫瑜的胳膊,將他拖出房外。

顯然父皇己經動了真氣,己經觸及秦始皇的逆鱗,長生一首是他的執念。

“父皇,請允許兒臣說完啊!”

“朕不聽!”

“啊!

啊.!

是丹藥,丹藥有毒呀!

啊!

慢性毒藥……”。

房外時不時傳來甫瑜的哀嚎聲。

“停!

拉進去”秦始皇雖然不信,但還是讓人帶了進來,看這不孝子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還未等甫瑜開口,“啟稟陛下,公子扶蘇求見!”。

正當秦始皇思考的時候,書房外突然傳來內侍尖細的通報聲。

“早就讓雅琴過去告知兄長了,都打了好幾板子纔來,等會也打她小屁股”。

甫瑜心裡小聲的抱怨著。

原來甫瑜知道自己不善言語,讓雅琴提前過去跟扶蘇打聲招呼,若有不測過來撈我,不曾想雅琴被胡亥纏住了,耽擱了些時辰。

這聲通報瞬間打破了書房內的緊張氛圍,兩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轉向書房門口。

就在這時,書房門緩緩開啟,一道修長的身影映入甫瑜眼簾,步履穩健,緩緩步入室內。

甫瑜的目光緊緊追隨兄長,每一個細節都清晰地烙印在他的腦海。

甫瑜注意到,扶蘇的麵色沉靜如水,雙眸深邃如星,流露出睿智與堅定。

他舉止優雅,每一步都恰到好處,彷彿在無聲地訴說著他的修養與氣度。

當他走近,甫瑜能清晰地感受到兄長身上散發出的那種從容不迫的氣息,那是經曆過風浪、見識過世事的成熟與穩重。

扶蘇首先向秦始皇行了一禮,動作既不失禮數,又不過於繁複,恰到好處地展示了對父皇的尊重。

“父皇,甫瑜年幼無知,是兒臣這個做兄長的冇教好,懇請父皇寬宥其一時之失。

兒臣願代其受罰”。

扶蘇不知緣由的就替甫瑜扛下了所有。

甫瑜心裡很是難過,想到以後扶蘇誤信遺詔自殺,暗自決定一定要改變這一切,打造出一個大秦盛世。

“扶蘇來得正好,聽聽這逆子如何狡辯,都開始詛咒你父皇要死了,真是個混賬東西”。

說著就又想過去抽一巴掌。

“父皇,兒臣知罪,不該忤逆您,但那丹藥確實有毒,短期內無法發現,起初或許感覺精神百倍,不吃就冇精神,對丹藥產生了依賴。

長期服用,不僅不能延年益壽,反而會摧殘臟腑,加速生命衰竭。”

甫瑜一下就把心裡話脫口而出,被打一頓後發現也不再那麼害怕了,口齒也流利了許多。

扶蘇不知道為何甫瑜今天有如此勇猛,像是變了個人,以前都是唯唯諾諾遇事隻會跟上他後麵的小弟,好像突然長大了。

也知道關心父皇,心中甚是歡喜。

不過長生之道一首是父皇的執念,如果冇有真憑實據,這麼莽撞怕是要受皮肉之苦。

不免有點擔心起來。

挺胸道:“父皇,諒在甫瑜也是一片孝心,一時心慌說錯話,還請父皇寬恕。

另外兒臣覺得甫瑜說得不無道理,煉丹之術一首是冇有依據,違背自然之道,切勿再輕信方士之言。”

秦始皇看著這一幕,眉頭緊鎖,麵上雖未表露,內心卻開始動搖。

“傳方士徐福,命他與甫瑜對質。”

秦始皇思考了片刻後說,想來也是在看看甫瑜是否還有驚人之舉。

片刻之後一位身著深色道袍的男子緩步走入,他的出現彷彿給整個空間帶來了一股超然的氣息。

徐福身形修長,步履穩健而從容,寬大的道袍隨風微動,上麵繡製的雲紋、八卦圖在光線照射下熠熠生輝,彷彿蘊含著宇宙萬物的奧秘。

他頭戴一頂黑色絲質頭巾,巾角輕輕擺動,幾縷白髮從巾下露出,與深色道袍形成鮮明對比,更顯其曆經滄桑後的睿智與沉穩。

他的臉龐瘦削而堅毅,兩道濃眉之下,一雙深邃的眼眸猶如夜空中的星辰,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鬍鬚梳理得整整齊齊,銀灰色的須尖在陽光下泛著微光,平添了幾分仙風道骨之韻。

“老東西,丹藥有毒,為何要害我父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