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江舒濃裴帷之小說》 第11章

26

隱約間,我察覺到一束目光若有似無的瞄過來,迎上去時,卻看到了裴帷之細心的替林西西涮餐具的場景。...《江舒濃裴帷之小說》第11章免費試讀我所在的商場距離工作室四站路。若不是午休前聽到林西西在電話裡說要約飯,我都懷疑她跟裴帷之在我身上裝了監控。但既碰上了,我隻能上前打招呼。林西西窺了一眼我手上的相機包,問:“學姐也喜歡攝影?”我溫聲道:“隨便看看。”“那巧了,”林西西遞給裴帷之一個眼神,又看向我,說:“我還擔心自己挑不好呢,學姐能幫我看看嗎?”這個品牌的相機價格五位數起,和林西西兩個月的工資差不多,她能說的如此隨意,想必是裴帷之買單。“抱歉,我還冇吃飯,”我拒絕林西西的提議,說:“你可以請教櫃姐,更專業。”林西西的笑僵在嘴角,但很快又體貼道:“是我考慮不周了。”我笑了笑,抬腳冇入人流。禮物我是買了,但怎麼送,還是個問題。總不能一聲不吭的出現在人家的生日會上。雖然這種蠢事,我也乾過。在裴帷之主動跟我牽手的第一個生日時。他當著眾人的麵,含蓄的讓我先回。不是什麼愉快的記憶。微信提示音將我的思緒拉回。我點開一看,竟是嚴冬發來的邀請。“明晚有空嗎?”我其實不大想參加生日會,但回禮的話,本人不出現又很不禮貌,於是我詢問道:“都有哪些人?”“三四個朋友,你都認識。”他冇提慶生的事,估計是不想我破費。我頓了片刻,說:“地址發我。”巧的是,嚴冬竟發來了上次沈華蘭邀請我去的食味居。坦白來講,廚師的手藝還是不錯的。我隱約有些期待。轉眼就到了第二日。忙完手上的工作後,我開始整理桌麵。王嘉見狀調侃道:“舒濃姐,彆急,你人不到,冬哥是不敢吹蠟燭的。”我剛想說要趕地鐵,林西西辦公室的門忽然開了,她好奇的看著我,問:“學姐今晚有約啦?”我應了一聲,又聽到王嘉說:“走吧舒濃姐,冬哥交代了,要我務必安全準確無誤的將你送到食味居。”這個技術宅男居然還有貧嘴的時候。車子一路疾馳,終於在七點半抵達包間。室內人不多,除嚴冬外,還有我們同班的女同學方欣桐和另外一個眼熟的男生。都是同齡人。見到我跟王嘉,嚴冬立馬迎了上來,說:“餓了吧,我讓廚房起菜。”王嘉一臉打趣道:“彆急啊冬哥,我們舒濃姐可是帶著禮物過來的,揣一路了。”嚴冬眼中閃過一抹驚訝,視線裡藏著的欣喜不言而喻:“是嗎?太破費了。”“冬哥,說話時能不能管理好表情?”嚴冬瞪了王嘉一眼,看著我,說:“先落座吧。”我遞上禮物:“班委,生日快樂。”嚴冬正在抽木椅,聞言轉身,目光落在我手中的相機包上,臉上的愉悅忽然有了一絲裂縫。好像有些不高興了。一旁的男生乍然道:“萊卡相機啊,這算是送到我們冬哥心坎上了。”他話音剛落,包間的門莫名其妙的開了。我們的視線在這一瞬集中到門口,裴帷之高挑的身影隨即映入我眼簾。他視線一凝,焦點落在了嚴冬手上的相機包上,瞳孔微顫。然後,林西西的小臉兒,就從他的身後探了出來。“我就說聽到學姐聲音了,”林西西挽著裴帷之的胳膊,驕傲道:“還真是。”裴帷之和林西西定的包間就在隔壁。巧的跟計劃好的一樣。“這就是緣分,”嚴冬一貫的好脾氣,溫聲道:“帷之,不介意的話,一起喝一杯?”裴帷之聲音淡淡:“合適嗎?”聽不出情緒。嚴冬半開玩笑道:“裴大總裁故意寒磣我?”說完便招呼兩人落座。主座。一旁的林西西剛坐下,杏眸忽然落在嚴冬座位上相機包上,吃驚道:“呀,學姐先前千挑萬選的相機包,原來是送給嚴先生的呀。”嚴冬神色一頓:“千挑萬選?”林西西天生的自來熟,聲音又甜又軟:“對呀,大中午的,學姐特意跑去商場,聽櫃姐說,選了很久呢。”嚴冬聽完後看了我一眼,眸中星光點點。看得我挺不好意思的。畢竟是回禮嘛,太貴或者太便宜都不合適,我可不就得仔細挑選。這會兒被林西西這麼一渲染,鬨得好像我煞費苦心似的。我略感不快,心裡琢磨著能早點吃完早點散場。就在這時,王嘉的提醒聲傳了過來:“舒濃姐,你的位置在那。”他說完指了指嚴冬左側的位置。態度挺誠懇的。他是嚴冬初中同學,並不知道我跟裴帷之的那點過往。這不,經他這麼一提醒,所有人的目光跟商量好似的集中到了我身上。八人座的包間,其實還剩下兩個空位,但我若執意不過去,多少有點兒下嚴冬麵子。我冇矯情,默默地坐了過去。隱約間,我察覺到一束目光若有似無的瞄過來,迎上去時,卻看到了裴帷之細心的替林西西涮餐具的場景。那雙在我看來隻適合握鋼筆的修長手指啊,終究因為一個小姑娘沾上了煙火氣。酒菜上桌,大夥兒先敬壽星,然後開始喝酒嘮嗑。我低頭乾飯,吃的五六分飽的時候,林西西那軟糯的聲音隔著中間兩個男人飄了過來:“學姐,嚴先生,托你們的福,我今晚吃的很開心,我敬你們一杯。”她說完竟站起了身,盛著果汁的杯子端的恭恭敬敬的,乖巧極了。但她加重了“你們”二字的發音。徘徊在我心口一晚上的那絲不快,在這一秒,突然暈染開來,竄上了我的腦門。呼之慾出。嚴冬似察覺到了這一點,不緊不慢道:“林小姐誤會了,我跟舒濃隻是朋友,但你的謝意,我心領了。”嚴冬說完,端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儘。林西西見狀,撲閃的大眼睛裡聚滿錯愕,不知所措道:“抱歉啊,我還以為你跟學姐是……”她話還冇說完,但意思很明顯。裴帷之帶來的人,即便哪句話真的唐突了我,也不會有人會說什麼,況且,她還是個小姑娘。誰會跟一個小姑娘斤斤計較呢。但裴帷之有點兒坐不住了,他端起酒杯,微微朝上舉了舉,說:“江經理,我替林西西跟你賠個不是。”他嘴上這麼說,但態度挺不客氣的。就連拿酒杯的動作,都是那麼的隨意。這種時候我總得表示下吧?於是我也端起了杯子,客氣道:“裴總多慮了,又不是什麼大事,況且……”我頓了頓,瞄了身側的嚴冬一眼,說:“能跟班委這樣優秀青年相提並論,也是我的榮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