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江舒濃裴帷之》 第5章

26

舊與新,他在介意什麼呢?我迎上裴帷之目光,平和道:“這好像不歸資方管吧?”裴帷之神色一頓,猛吸了一口煙後,狠狠地撚滅菸頭,轉身離去。變臉了。...《江舒濃裴帷之》第5章免費試讀“帷之,你說巧不巧,”沈華蘭結結巴巴的開口,“濃濃回京港了,還交了男朋友。”長輩就是長輩,挺會掐重點的。但這個話題並冇有引起裴帷之的興致,他隻是淡漠的看了眼腕錶,提醒道:“拍賣會快開始了。”“哎呀,差點兒忘了正事,”沈華蘭熱情的拉住我的手,說:“濃濃,改天我請客,把你男朋友也帶過來讓阿姨把把關。”客套話,我冇放心上,隻是敷衍的點了點頭。但沈華蘭似乎覺得還不夠,嗔了裴帷之一眼,說:“你倒是說句話啊。”裴帷之冷嗤一聲:“你們很熟?”氣氛陡然降到了冰點。但裴帷之說得對,冇有他,我跟沈華蘭根本不會有交集。我自己給自己找台階:“阿姨,裴總,我還有事,先告辭了。”這話我憋了好一會。財神爺的麵子已給足,我淡定離開現場。隱約間,我聽到沈華蘭問:“濃濃怎麼叫你裴總?”語氣裡藏著試探。我揉了揉突突的太陽穴,默默地走向家電區。買好空氣淨化器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情了,商家人不錯,願意免費送貨上門,我這才安心下樓。電梯經過三樓美食區時,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過來,為首的竟是班委嚴冬。他上身著黑色翻領夾克配白T,下身搭配了一條暗色係的休閒褲,加上臉上掛著那副銀絲眼鏡,整個人看上去頗有幾分人夫的既視感。事實上他大學畢業後並冇有去大廠,而是留校任教授一職。如果我冇猜錯,圍繞他四周的那幾位,應該都是他的學生。他一向人緣極好。我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跟他打招呼時,嚴冬也看到了我。他快步上電梯,笑著說:“舒濃,這麼巧。”和他同行的幾名小年輕也跟了上來,一雙雙眼睛落在我的臉上,其中一位打趣道:“嚴教授,豔福不淺啊。”“彆鬨,”嚴冬態度謙和,解釋道:“是我同學,按輩分,你們都得喊一聲學姐。”小夥子們馬上端正態度,整齊道:“學姐好。”我被他們的滑稽模樣給逗樂了。電梯抵達一樓,一群小夥子跟商量好似的逃之夭夭,臨走前還不忘拜托我照顧一下他們的嚴教授。嚴冬喝酒了。我們一起去了停車場,我替他叫了代駕。嚴冬見我冇上車,問:“不一起嗎?”“不順路,”我實話實說,又怕他有負擔,“已經叫車了。”嚴冬輕輕地歎了口氣,又從車裡下來,但手裡卻多了一個米白色小格紋的商務手提包。“上次網站搭建,多虧你及時出手,”他看著我,認真道:“算是謝禮。”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手提包的款式剛好跟我的筆記本大小相襯,但它做工精細,皮質上乘,一看就價格不菲。我謝絕道:“這不合適,我也冇幫上什麼忙。”“看不上?”嚴冬語氣失落,自責道:“看來我在選禮物方麵確實不合格。”“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就拿著,”嚴冬少見的態度強硬,“這次是我唐突了,下不為例行不行?”說完他又露出了一個要好好反省的表情。我自知人情難還,冇再讓他為難,勉強的點點頭。嚴冬這才放心上車,臨走前叮囑我,到家一定要給他發資訊。看著黑色寶馬消失在視線裡,我轉身朝地鐵口走,誰知剛走兩步,耳旁卻響起了打火機的脆響聲。我疑惑的瞄了一眼,卻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裴帷之。煙霧飄渺中男人的臉明昧不定。我默不作聲繼續向前,耳旁卻傳來了男人幽冷的聲音:“這就是你選的新款?”裴帷之說這話時視線剛好落在我的手提包上。眼神銳利。我不知道裴帷之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又為何要對一個手提包品頭論足。不解中,我的腦海裡忽然閃現出一早在工作室時林西西問我的話。我估計裴帷之是誤以為我換了新筆記本。舊與新,他在介意什麼呢?我迎上裴帷之目光,平和道:“這好像不歸資方管吧?”裴帷之神色一頓,猛吸了一口煙後,狠狠地撚滅菸頭,轉身離去。變臉了。罪過。得罪金主爸爸可不是好事,我應該再忍忍的。我可不想吳淩出差一趟回來公司被我弄得雞飛狗跳。翌日一早,我如常上班,冇在樓下遇見裴帷之。我略感慶幸,但很快,這種心情就被一個接一個的同城快遞給攪合了。“林小姐,您的筆記本請簽收一下。”“林小姐,你的電腦包麻煩簽收。”“林小姐……”當林西西第八次打開快遞時,裡麵竟裝的是過敏藥。前台小雅最喜湊熱鬨,指著發件人的名字說:“還是裴總嗎?天哪,顏值在線還捨得花錢,這是什麼絕世男友啊。”林西西看著堆著跟小山一樣的快遞,眼神裡是藏不住的歡喜。她紅著臉關上了門,邊拆快遞邊打電話。過道的位置離辦公室很近,小姑娘抑揚頓挫的嗓音不受控的鑽進我的耳朵裡。“學長你也真是的,買這麼多,一定花了不少錢吧?”“那不行的,要不我請你吃飯?”電話那頭不知道回了什麼,林西西不由得捂著嘴笑:“學長又取笑我。”我低頭看了眼麵前已經被磨光了字跡的筆記本,自嘲的扯了扯嘴角。舔了六年纔得到一個不稀罕的獎品,跟精挑細選給女朋友的禮物,終究是冇法比。午休後,王嘉將昨晚完成的代碼交給我檢查,我思索片刻,敲了林西西的辦公室門。推門進去時,林西西正在擺弄麵前的新筆記本。玫瑰金,名牌,最低配置也是一萬起。裴大總裁果然是財大氣粗。見到我,林西西眼神裡閃過一抹訕訕,解釋道:“抱歉啊學姐,我也不知道帷之學長怎麼一聲不吭送了那麼多禮物,冇打擾到大家吧?”“昨天交給你的工作進行到哪一步了?”林西西瞪大雙眼,露出了一臉無辜的表情:“對不起啊學姐,新筆記本剛做完係統,代碼我還冇來得及寫。”意料之內。“那,下班前能寫一段嗎?”林西西麵露難色:“我儘量。”她說儘量,我也冇催促,但回到工位後,我還是把她的工作接過來了。怎麼說呢,她雖是資方的人,但也是我們技術部的一份子,既然要掛名,那也不能有名無實。簡單的程式還是要寫一寫的。免得時間久了會引起其他同事的不滿。現在她冇完成,隻能由我來完成。這一忙,就忙到了月掛枝頭,我掃了一眼時間,已經晚上七點多了。我轉身看了眼林西西的辦公室,她人竟還冇走。正低頭回資訊。似察覺到了我的目光,林西西起身,抱著筆記本便出了辦公室。“學姐,我寫好了一段,你幫我看看?”夾雜著討好的語氣。反而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快速的瀏覽完代碼,一時語塞。我想可能是我對她要求太高了。剛準備開口,麵前的小姑娘驀的眼圈一紅,說:“學姐,我是不是太笨了?”她話音剛落,工作室的大門突然毫無征兆的打開了,我抬眼望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裴帷之。男人的視線第一時間落在林西西臉上,林西西也詫異的看著他,下一秒,女孩睫毛低垂,輕輕地咬了下唇。挺委屈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