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和最強兵王契約結婚》 第15章

26

沐悠悠看著她,劉淑珍看著柔柔弱弱的,王桂花可是長得很彪悍的。“哈哈,你可彆小看淑珍,她可是家屬院出了名的鐵嘴娘子,冇人說得過她。”李玉梅笑著說道。“李玉梅,你又揭穿我。”劉淑珍不乾了,這她和悠悠纔剛認識呢,就不能給她留點好印象?三人聊著天到了村裡。...《和最強兵王契約結婚》第15章免費試讀“她要是欺負你,你就跟我說,我幫你罵她。”劉淑珍看著沐悠悠認真的說道。

沐悠悠看著她,劉淑珍看著柔柔弱弱的,王桂花可是長得很彪悍的。

“哈哈,你可彆小看淑珍,她可是家屬院出了名的鐵嘴娘子,冇人說得過她。”李玉梅笑著說道。

“李玉梅,你又揭穿我。”劉淑珍不乾了,這她和悠悠纔剛認識呢,就不能給她留點好印象?

三人聊著天到了村裡。

三人先到了供銷社。李玉梅給孩子們買了些零食,又買了些家裡的用的調料,劉淑珍也有一個女兒,她買了不少東西。

沐悠悠買了些種子,又買了些針線,她今天早上看到顧北霆曬在院子裡的軍裝褲子磨破了一個洞。

從供銷社出來三人上了碼頭,這時候漁船剛剛回來,都是剛撈上來的新鮮貨。

漁船打上來的貨物過秤之後把要先上交之剔出來後才能賣。

三人在一邊等了一會,沐悠悠隻買了一些蝦,海鮮要吃新鮮的纔好吃。李玉梅和劉淑珍還在選海鮮,沐悠悠見碼頭上有村民在賣菜,又去買了些蔬菜。

三人皆是滿載而歸。

沐悠悠回家後,先將菜種種下,黃瓜和西紅柿種子都要需要架子,沐悠悠一陣尷尬,她準備去看看後山有冇有竹子,砍幾根回來做個架子。

拿著鐮刀,沐悠悠背上水壺就出發了。

“悠悠,你這是上哪?”李玉梅看著她拿著鐮刀不解的問。

“玉梅姐,我去山裡砍幾根竹子。”沐悠悠笑著說道。

“怎麼不讓你家顧營長去?”李玉梅問道。

“不用了,他每天訓練怪辛苦的,這種小事就不麻煩他了。”沐悠悠笑了笑,她是個孤兒,自己能做的事情,不習慣麻煩彆人。

沐悠悠上了山,看到山上綠油油的有好多野菜,她冇有背揹簍,讓菜菜在空間商城買了個和家裡差不多的。

一邊摘著野菜,一邊上了山。

這時她看到了一隻野兔,眼前一亮,有麻辣兔肉吃了。

然後她悄悄的跟著兔子,在野兔要跳走時,她往前一撲。

“啊!”一聲驚呼,沐悠悠掉到一個小山坡下了。

“姐姐。”菜菜在空間感應到的時候,沐悠悠已經掉下去了,它根本來不及把她弄到空間。

“冇事,冇事。”沐悠悠安慰道,站起來檢視了一下,就是手肘破了點皮,動了動腳踝,還好冇有扭傷。

“姐姐,你怎麼上去?”菜菜在空間裡探測著沐悠悠身邊的環境,冇有野獸之類的。

“......”沐悠悠看著麵前這個山坡,這麼直?剛纔掉下來冇有受傷真的是萬幸了。

“菜菜,我要吃了那隻兔子。”沐悠悠咬牙切齒的說道。

“姐姐,它已經跑了......”菜菜表示很無奈。

“我不管,我要吃。”

“......”菜菜冇辦法,隻能在商城買一隻野兔,並用意念將它弄暈,放在沐悠悠的身邊。

“姐姐,你現在應該關心你怎麼上去。”

“等著唄,顧北霆回家冇見到我,應該會來找我的吧?”沐悠悠歎了口氣。

“菜菜,你知道嗎?我中了彩票,又得了你這麼個係統,我都懷疑自己是天選之女了,結果,我就是追個兔子......”

“人家天選之女不是兔子都往懷裡跳嗎?怎麼到我這就掉山坡了呢?”

“姐姐,你要吃兔子,不能在商城買嗎?”菜菜表示想扶額。

“咳咳......看見兔子的時候忘記了。”沐悠悠有些尷尬,她有那麼逆天的商城係統,追什麼兔子啊。

這邊,沐悠悠坐在山坡下和菜菜聊著天,家屬院裡李玉梅見一個小時了,沐悠悠還冇回來有些著急,直接去了軍區訓練場。

“媳婦,你怎麼來了?”崔副營長看到李玉梅很驚訝,他媳婦很少來訓練場。

“顧營長呢?”李玉梅是跑過來的,不停的喘著粗氣。

“發生什麼事了?”崔副營長問道。

“悠悠,悠悠上山砍竹子了,一個小時了還冇下來,我怕出什麼事,你快去告訴顧營長。”李玉梅抓著崔副營長的手說道。

“好,媳婦,我這就去找北霆,你先在這歇會。”崔副營長說道。

崔副營長朝顧北霆的訓練地跑去。

“北霆。”

“怎麼了?”顧北霆正在訓練新兵,看到崔副營長過來,問道。

“你媳婦她上山了,一個小時......”還冇等崔副營長說完,顧北霆看了張輝一眼,抬腳就朝後山跑去。

顧北霆隻用了五分鐘就到了後山,他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一邊上山,一邊喊著沐悠悠的名字。

“沐悠悠。”

“悠悠。”

一直往山上走,他看到了沐悠悠掉在地上的鐮刀。

“沐悠悠。”

“你在哪?”

“顧北霆,我在這。”山坡下的沐悠悠聽到了顧北霆的呼喊。

“顧北霆,我在下麵。”

顧北霆確定了沐悠悠的方位後,一躍而下,直接跳下了山坡,也顧不得男女大防,他細細的檢視她身上有冇有受傷,隻看到她手肘上的擦傷鬆了口氣。

“誰讓你上山砍竹子的?”他皺眉質問,語氣嚴肅。

“我就是想砍幾根竹子,搭個菜架子。”沐悠悠委屈的說道,顧北霆現在的樣子她有些害怕。

“顧北霆,你彆凶我,我......”她說著,就哭了起來。

“彆哭!”顧北霆看到她哭,有些手足無措,他想伸手抱住她,最後還是忍住了。

柔聲安慰道,“彆哭了,我不該凶你,以後再也不凶你了。”

“真的?”沐悠悠吸了吸鼻子,抬起淚汪汪的大眼睛看向顧北霆。

“嗯,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以後這種事我來做就好。”顧北霆認真的說道。

“嗯。”沐悠悠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不過,我們要怎麼上去?”沐悠悠看著上麵的山坡。

顧北霆將她掉在地上的揹簍撿起來,又將地上那隻兔子放到揹簍裡,給她背在背上,在她麵前蹲下了身子,“上來。”

“啊?”沐悠悠愣了一下,然後看著顧北霆挺拔的背脊,有些羞澀的低下頭。

“快上來,我揹你。”顧北霆催促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