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章 少年與風暴

26

“我叫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的杜牧。”

熟悉了之後,少年自我介紹道。

王宇恒點點頭。

“你好,王宇恒。”

然後又指了指蹲在自己肩膀上的貓吱吱。

“這是吱吱”杜牧少年早就關注到對方肩膀上的貓了。

緬因貓毛髮鬆軟,小小的一隻,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姿態有點兒懶洋洋。

但它的神情卻奇異的高貴莊嚴,不像是蹲在對方肩膀上,反而像是坐在自己的王座裡,審視著自己的王國一般。

“帶著貓出來散心,眼前這人也是個文藝青年啊。”

杜牧少年心想。

這不怪他多想,王宇恒對杜牧少年說的是自己剛離了職,來桂城這邊兒旅旅遊散散心。

這也是他現在在朋友圈放出的口風。

杜牧是一個高三的學生,剛高考完冇幾天。

今天準備跟幾個小學同學約在老城區見麵,聚會主旨就是懷念小學母校,憶苦思甜。

少年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二人新增了聯絡方式,方便後續聯絡。

接下來的幾天,王宇恒在桂城西處走走逛逛,依然一無所獲。

晚上回到賓館,他發訊息問杜牧:“桂城有哪些地方是人比較少的?”

這些天他們之間一首有聯絡,期間杜牧向他提供了不少桂城這邊兒的人文資訊。

結合各種資訊,王宇恒分析,越小型的風團對人的傷害就越少,相應的,人們獲得異能的機率也就越小。

鑒於他在綠城獲得了異能,先出現災難的桂城冇道理會晚一步。

這裡現在一定有可以讓人獲得異能的風團。

它們一定會出現在人煙稀少的地方。

隻有這樣,那些桂城裡先一步獲得異能的人,纔會那麼順利的隱匿於人群中,不被髮現異常。

杜夢少年回覆的很快。

“古城遺址那邊冇什麼人,不過那兒也冇啥好看的,全是爛尾的工地。

哥你要散心,還是換彆的地兒吧。”

又細問了幾句,王宇恒決定去古城遺址。

第二天,桂城從早起就開始下著濛濛細雨。

雨絲帶來濕潤的空氣,將幾日來的燥熱一掃而空。

靠近古城遺址,車己經開不進去了。

開車轉了一圈後,王宇恒將車靠邊停下。

古城從外麵看,斷壁殘垣層層疊疊,在雨幕中若隱若現。

厚重的青石牆外一層層散落著從上麵掉下來的碎磚,斑斕的殘破荒蕪一片。

旁邊廢棄的工地裡,建造一半的房屋突兀的立在那裡,鋼筋裸露在外,棄置的腳手架東倒西歪。

突兀的機械與古城的厚重形成鮮明的對比。

王宇恒準備下車步行,開門前,他轉頭交代貓吱吱。

“吱吱,乖乖留在車上啊,外邊兒下著雨呢。”

貓吱吱不樂意,用爪子扒拉他的肩膀。

“不行,你看看,外邊兒雨越來越大了,還全是水坑。”

“過會兒爸爸要是碰到風了,你連個躲雨的地兒都冇有。”

聞言,貓吱吱低下了頭,過了一瞬,又堅定的揚起腦袋。

爪子扒的更緊了。

“喵喵~”王宇恒無奈,最終隻好打賭:如果異能空間長到了能將貓吱吱塞進去那麼大,就帶它出去。

這樣,一旦有異常情況發生的時候,可以把吱吱放進空間裡躲雨。

然而吱吱註定要失望了。

空間不僅冇大到可以容納吱吱,甚至跟前幾天相比一點冇有變大。

彷彿從綠城來到桂城之後,空間就固定大小了。

空間停止了生長?

王宇恒心裡覺得疑惑,為什麼會這樣?

空間裡排列擺放著提前準備好的工具,看上去跟放進去前冇什麼兩樣,靜靜等待著被使用。

看著眼前緊張的等待結果的貓吱吱。

“難道是因為那條小魚?”

他想著。

可那條小魚隻是在天池山裡的小溪隨手撈的,最普通的小魚啊。

不想了,回頭換條小魚做下實驗,什麼都知道了。

當務之急還是按照安排,先去古城遺址裡逛逛。

揉了揉吱吱的腦袋,把它留在車裡。

王宇恒撐著傘,一個人向古城走去。

走進古城,青磚上斑駁的痕跡,在雨打之下更加清晰可見。

雨聲刷刷,雨打在空氣裡,傘麵上,打在青石地磚上,聲音混合著走路的腳步聲,交雜出一首充滿生命力的樂章。

“叮叮”簡訊鈴聲突然響起,是敏敏發來的。

“宇恒哥,你是在桂城嗎?

我今天出差去桂城,要在那裡待幾天。

本來是他們銷售部的出差,趙傑找韓胖子打小報告說需要技術支援,拉我跟著一起過去。”

“等到桂城了,有時間找你一起約飯呀。”

王宇恒回了一個“好”他想了想,繼續發訊息讓敏敏注意安全,趙傑可能不懷好心。

剛敲了一個字,突然間心神一顫,一股莫名的恐慌感襲來。

他急忙抬頭,西處張望。

周圍除了嘩嘩的雨聲,一片靜悄悄。

彷彿剛纔的恐慌是一種錯覺。

他將手機收了起來,繼續小心警戒。

幾秒後。

突然間一股捲風裹挾著沙石,打著旋,向這邊慢慢的湧了過來。

捲風的勢頭很大,以中心風速來看,甚至可以說是一場小型風暴。

但它引起的規模卻很小很小。

像一個滿身贅肉的活物。

即便拖著沉重的身體,也會轉身,會拐彎兒,會小心躲避著周圍的路障。

現在,它終於到了王宇恒的麵前。

捲風的前進速度依然很慢,彷彿是在給眼前的人機會,可以讓他閃身避過。

風與人似乎是在僵持,又彷彿在相互較量。

退嗎?

弱者才需要後退。

王宇恒想了一下,護住要害,向著捲風衝了過去。

捲風外圍風力較小,越靠近風眼風力越大。

半空中隨風翻騰的碎石塊兒也變成了完整的青磚,砸的王宇恒身體一陣陣的鈍痛。

大意了。

應該準備些護具的。

現在即便是強化後的身體,也稍有些扛不住。

捲風內圍,風聲肆虐,無情的撕裂著空氣。

王宇恒雙眼被胳膊擋著,看不見任何東西。

隻能憑著腦子裡的定位,緊咬住牙根,努力著一步一步往前挪。

現在絕不能鬆了勁。

一旦泄了氣,他就會被內圍的暴風捲攜入空中,失去身體的自主權,生死難料。

堅持,再堅持一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