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重生

26

-

窗外細碎的風,掃得竹葉吟吟低語,和煦的陽光透過竹枝葉片灑落窗前,那千絲萬縷的金線耀得林邈錯開臉,她緩慢側身坐起,像隻怠惰的貓兒,伸了個懶腰,今天可是個難得閒暇的好日子。

林邈本是二十四歲,是現代的一名情感谘詢師,其工作主要是致力於幫助人們解決情感問題和心理困擾。

雖然對自己的工作心有熱愛,也為給客戶排憂解難頗有成就感,可是到底是聽多了家長裡短,遇到太多情感糾紛,林邈也是偶爾需要遠離紛擾、放鬆身心。

然而,難得的一次,本該歡天喜地自駕出遊的她,竟由於交通事故,身死而穿越到了這修真界。

重新恢複神智林邈才發現自己是胎穿了。重生為嬰孩,無法言語無法行動,這真讓人慾哭無淚,但她很快定了定神。

“要命的事不止一件,但命隻有一條啊”,大難不死想必是老天念及她消除消極,催人奮進,挽回了無數性命,拯救了眾多破碎家庭,功德無量。

林邈感恩戴德,想要雙手合十,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努力冇白費,然而她還冇來得及動作,小手驀地被一根大手指勾起。

目光被眼前的陌生吸引,來人生得清冷俊美,凜凜英眉下,一雙黑瞳似池水般深沉。

他薄唇輕啟,卻如春日溫暖,融化了冰冷寒涼,“小糰子,從今日起,你便是蒼溪派的小師妹了,我是你的師尊謝玄。”

蒼溪派因地處蒼溪山而得名,是這修真界排不上名號的小門派。蒼溪山上遍佈竹林,放眼碧波盪漾的竹海,翠竹綠影婆娑,陽光透過竹葉,在地上投出片片斑駁。

微風乍過,竹樂纏綿細膩,如低喃,如鳥鳴,如笛韻,讓人不禁陶醉沉淪。

蒼溪山不似名山大川山峰林立,但門派中人丁稀少,各人都能分的一峰作為自己的宅院。

除了師尊謝玄,門派中還有大師兄傅廷筠、二師兄蕭逸情和師姐賀清婉。

師尊謝玄秉持“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的理念,扔下師門老祖傳承下來的若乾秘籍寶典,便雲遊四海,樂得清閒自在。

於是,蒼溪派呈現“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之盛景。傅廷筠是劍修,蕭逸情從符修之道,賀清婉則癡迷煉丹之術。

蒼溪山角下,有一個小鎮子,雖地方不大,但客棧、商鋪、酒肆、醫館也是一應俱全。

說今日是個好日子,正是因為每月中旬,鎮中都會有市集,林邈總會來此采買置換以備家用。

凡人皆是盼望身體康健、家宅興旺、福澤無邊,符篆和丹丸便成了這市集中的搶手之物,二師兄和師姐都會準備充足讓林邈拿去鎮中販賣。

穿越到這修真世界已是十六年,林邈早已出落成大姑娘,她眉目

姝麗,身姿嫋娜,行走於林間,腳步輕快,白衣飄展,如嬉戲於林中的蝶,俏麗水靈。

凡人修仙共要經曆五大階段: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林邈十歲便已引氣入體,僅僅六年已到了築基初期,禦劍飛行自是不在話下。

師姐賀清婉的丹廬離林邈住所最近,從高處俯視,藥草地翠**滴,零星還綴著白色、黃色的花,四野茫茫。

草香幽幽,她深吸一口氣,貪慕地想要汲取更多愜意清爽,然而直沖天靈蓋的是濃烈的燒焦味道.

還冇來得及反應,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襲來,隻見丹廬方向猩紅色的火球夾雜著滾滾濃煙騰空而起,如妖嬈的紅色薔薇盛放天際。林邈掰了掰手指,好嘛,這個月的第389次。

林邈禦劍而下,隻見丹廬已堪堪冇了頂,殘破的大洞周圍還不停地掉著殘渣碎屑,地上滿是折損的靈石、靈藥,煉丹爐也倒在一邊,旁邊還滾著三顆圓滾滾的、熱氣騰騰、大若冬棗的丹丸。

師姐賀清婉頭髮炸毛橫飛,臉上都是煙燻黑斑,白色衣裙也是星星點點的焦痕破洞。

“師姐!”

聽得有人呼喚,賀清婉躬身撿起地上的丹丸,疾步上前,“師妹,你來得正是時候,來嚐嚐我的新作。”

林邈看著眼前的褐色一顆,想起剛來時的情景,隻覺得空氣彷彿凝滯了一瞬,她思索片刻,燦爛一笑,“謝謝師姐,我已用過早膳,這個還是留著以備不時之需。”說罷,接過丹丸放進自己的儲物袋中。

“既然這樣,那師姐我先吃為敬了。”

賀清婉抬手將丹丸放進口中。

這醇厚的口感,這馥鬱的香味,賀清婉滿是自足,隻見的臉上白裡透著紅,薄粉、緋紅、朱櫻,逐漸紅裡透著黑,黑不溜秋,綠了吧唧,藍哇哇的……

“師姐!”

呼吸困難、顏麵青紫、口唇紫紺、瞳孔散大,這明顯是被噎住的症狀!作為現代人的林邈立刻反應出此時的情況,她站至賀清婉身後,雙腳弓步,上半身與其背部貼緊,然後一手握拳,拇指側頂腹部,重複操作幾次,隻見得一顆褐色圓球從賀清婉口中迸出。

“得,救,了!”賀清婉大口喘著粗氣,眼裡還盈餘著點點濕氣,“師,妹,你,真,是,太,厲,害,了!”

林邈輕拍她的後背,解釋到,“這就是傳說中被譽為‘生命的擁抱’的海姆立克急救法。”

“‘立刻跳海急救法’果真神通!”

林邈心中不禁感歎:額,嗯,啊,呀,師姐,你高興就好。

取好丹丸,林邈徑自向二師兄蕭逸情的宅邸飛去。

“動搖風景麗,蓋覆庭院深”,鬱鬱蔥蔥的竹林中有一個小院。院中有一四角涼亭,小巧卻雅緻,其中端坐著一人。

他身著青色寬帶長袍,一張俊秀溫雅的臉,皮膚白皙,他低垂著眉眼,雙目專注而幽深,愈加顯得清雅肅靜。

修長的手指穩穩托住狼毫筆,不停地在黃紙上勾畫硃砂。聽得劍聲呼嘯而過,少年抬起頭,嘴角含著笑意,薄唇輕啟:“小師妹,你來了。”

“二師兄,今日出賣的符篆可有備好?”林邈從劍禦下,來到蕭逸情跟前。

蕭逸情眼中滿是柔情:“早已準備好,隻是小師妹女兒家,還親自跑這一趟,倒是受累了。”

林邈抬起臉,雙手握拳,抬起雙臂,薄衫隱隱透出完美的肱二頭肌曲線,她眼裡噙著點點晶瑩,抽抽噎噎:

“二師兄這麼說,可是忘了大師兄對我的悉心教導?”

思緒回到從前,那可謂是慘絕人寰,慘無人道,怎一個慘字了得!

大師兄傅廷筠是一名劍修,本有一位恩愛有加的道侶,奈何這段感情經曆了古早狗血、虐戀情深,終是無疾而終。

隻因女方出身大宗門,家中自是看不中蒼溪這小門派,也瞧不上傅廷筠這一寒磣的劍修身份。

看著初戀失敗,整日消沉度日的大師兄,林邈拾起自己的專業,“大師兄,天涯何處無芳草,成功立業要乘早;書山有路勤為徑,修習練劍不能停;長風破浪會有時,打怪升級有飯吃。”

從此,傅廷筠看破紅塵,更加勤於劍術,同時,為了感謝小師妹的再造之恩,自主擔起監督小師妹修習的重任,每日揮劍一萬下,負重跑步兩萬裡,對練比拚三個時辰……

在長期強壓重負之下,林邈褪去稚嫩柔弱,身子也是日益健碩,看上去清素雅秀中還帶有幾分傲然颯爽。

往事不堪回首,每每想起,她都隻覺得嘴角抽抽,心跳亂了節奏,夢也不自由,渾身止不住的顫栗。

蕭逸情輕笑了一聲:“如此,確是師兄唐突,小瞧了師妹。”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