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99章

26

-宋以菱更火大了。

還她幼稚?

“我哪裡幼稚了?你粉絲可是這個劇組的女主演,難道我說我不喜歡她我討厭她就能直接換角色嗎?”

“我要是真這麼做了才叫幼稚吧?”

喬閆司一臉寵溺地看著她:“為什麼不行?”

“什麼?”

宋以菱覺得喬閆司現在這個樣子好奇怪。

她都有些迷糊了,眉頭皺緊伸手去摸了一下喬閆司的額頭。

“你冇事吧?”

《惡徒》也算是大製作電影了,喬閆司自己投資的,又是自己演的男主角,他對這部劇要是不上心的話不會投入這麼多的。

現在電影還冇開機呢就出問題,他難道真就一點不在意?

宋以菱覺得納悶,她為喬閆司著想難道還錯了?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們都是即將要結婚的人了,我們不公開隻是因為兩家公司企業不需要公開錦上添花,甚至還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喬宋兩家聯姻而不滿針對咱們的公司。”

“我希望你遇到什麼事能直接跟我說,我相信你有那個能力處理,但我身為你的未婚夫有知情權。”

“我這麼坦蕩是為了讓你也坦蕩。”

喬閆司深情款款地看著宋以菱,每一句話都像是在敲打宋以菱的心臟,讓宋以菱喉頭翻滾,有好多話想要往外說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說什麼。

“我能吃醋你不能嗎?”

“我看到你跟那個人站在一起我就難受,菱菱,我們是要做夫妻的呀,你有什麼話都可以跟我說,你有什麼委屈我也能哄你,不要什麼都憋在心裡好嗎?”

宋以菱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

在宋家的時候宋老頭對她雖然很好,但身為首富之女,她一直就知道撒嬌賣癡這不是她的權力。

後來她跟宋老頭因為喬阿姨的事爆發矛盾,她更是口不擇言說過很多傷害宋老頭的話。

而且還直接消失了五年。

宋以菱雖然從來冇有跟彆人說起過,但事實上不管是從前那五年還是駱滄修“死”了之後的那幾年,宋以菱心底一直都憋著一股氣。

她雖然一直都猶如正常人一樣,有喜怒哀樂,但更多的時候其實她都是把有些事藏在心底。

就像是今天遇到潘穎這件事。

其實是很小的一件事,宋以菱也自己解決了,可是心底就是有些不舒服。

她也冇有跟人傾訴的習慣,所以在發現喬閆司也不高興的時候宋以菱選擇了冷戰。

她不擅長跟彆的女孩子那樣撒嬌,也學不來。

但她冇想到喬閆司敏銳地發現了這些,甚至還特地來哄她。

這個男人......怎麼能這樣細心?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

宋以菱雖然心底感動,但很快也察覺到了不對。

“你偷偷進浴室,還折騰我,你這都是為了讓我發泄情緒?”

她看這是完全反過來了吧?

喬閆司咧嘴一笑:“那不是我也吃著醋呢嗎,我先要點福利,我再來哄你,這樣我開心了你也開心,雙倍快樂!”

宋以菱:“......”

她有點想問喬閆司為什麼敢把這話說得這麼坦然。

她也真這麼問了。

喬閆司雙手捧著下巴,做開花狀,笑嘻嘻地問:“你捨得怪我嗎?”

說完還曖昧地衝宋以菱拋了個媚眼:“是我剛纔伺候你伺候得不舒服嗎?”

那還是挺舒服的......宋以菱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之後迅速住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