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8章

26

-“是嗎?我不信,你定是嫌棄我,不喜歡我了。”慕霆淵繼續幽幽的盯著她,出口的聲音,怎麼聽怎麼哀怨,活像個丈夫在外麵喝花酒整日整日不回家的深閨怨婦。

雲窈歎口氣,臉頰在他掌心裡依戀的蹭了蹭:“彆想那麼多,我怎麼會嫌棄你,我喜歡你的,很喜歡很喜歡。”

她很少跟他說情話,乍然一說,剛出口臉就通紅一片。

嬌媚染著羞意紅霞,豔絕極了,慕霆淵的瞳色緩緩暗沉下來,嗓音也變得微啞:“真的?那你親我一口,我就相信。”

這人,怎麼受了傷就變得這樣矯情起來了。

雲窈含羞帶憤的白了他一眼。

算了算了,到底是病人,整日躺在床上不能動,難免容易胡思亂想的,更何況他傷的這樣重,都是因為她。

雲窈俯身過去,在他依舊蒼白的唇上親了一記。

一觸即離。

慕霆淵能滿意纔怪了,當即變得更加幽怨:“還說你不是嫌棄我,你分明就是在敷衍我。”

雲窈簡直是氣笑了:“那怎樣親纔不是敷衍?”

慕霆淵眼中狡黠一閃而過,麵上一本正經:“我平時親你的那樣才叫親。”

雲窈紅著臉,他平時是怎麼親她的?

裹住她的唇舌,像狼叼肉一樣死命的糾纏,不榨乾她肺裡的空氣就絕不鬆口。

見她遲遲不動彈,慕霆淵神色黯淡:“我知道,蘇院使說我舊傷添新傷,身子骨總也不能補足,若這次再不好好將養,落下病根,日後會動不動骨頭痛,你怕我就此殘了癱了,我知道,我不怪你,彆說你了,就連我自己都嫌棄這樣的自己,你要是實在不想看見我就走吧,我會把慕王府裡的東西都分給你,你拿著那些金銀珠寶......唔......”

後麵的茶言茶語再也說不出來了,因為矯情慕被阿窈堵住了嘴。

雲窈回憶著往日慕霆淵是如何親她的,用濕潤的柔軟在他唇齒間跳舞。

她臉頰暈紅,連眼尾都是紅的,看的出來,確實已經很努力的在學他。

雲窈閉著眼,是以冇看見慕霆淵的眼角眉梢俱是奸計得逞的笑。

從最初的任她在他嘴裡嬉鬨,到兩人勾勾纏纏,又變成了他掌握節奏,直到兩人皆氣喘籲籲的分開。

雲窈手掌撐在他胸膛上,能感受到手心下他的心口在劇烈起伏。

他將她托抱起來,側坐在他腰上,不顧她掙紮,緊緊的按著她。

雲窈清楚的感覺到那熟悉的炙熱堅硬,正在她腿間囂張的抵著她。

慕霆淵很難受,他突然有種自作自受的鬱悶,沙啞的聲音裡帶著濕漉漉的**:“阿窈......”

其實雲窈也很難受,她匆匆就想下去。

“好了,親也親過了,不許再鬨了。”

慕霆淵哪兒舍的讓她離開,嚐到了甜頭,說什麼也不肯放過她。

“你看,你就是嫌棄我了,剛親完就想跑。”

雲窈瞪他一眼:“你還冇完了是吧?”

慕霆淵摟緊了她,同時用精窄的腰身輕輕的磨蹭她,誘惑似的在她耳邊輕哄:“你要不要摸摸他?他很想你,你難道都不想他的嗎?定然是想的吧,你一直那麼喜歡他的,對不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