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6章

26

-雲窈看的鼻頭髮酸,她跪坐在床邊的腳踏上,拾起他的大掌貼到自己臉上。

“我在呢。”

她在他大掌裡輕輕蹭了蹭,他掌心因常年拿刀,關節處有著厚厚的繭子,觸感粗糙,卻寬厚溫暖,讓人有種很安心的感覺。

她又輕柔的說了一遍:“我在呢,我就在你身邊,你感覺到了嗎?”

原本貼著她臉頰一動不動的大掌,在她一遍一遍的輕聲中,指尖輕輕顫了顫。

慕霆淵無意識的摸了摸她的臉,終於緩緩睜開眼。

雲窈起身,將腦袋枕在他胸口,紅紅的眼睛望著他,冇有說話。

慕霆淵大掌握了握她的肩,順著肩頭又在她背後輕撫了一下,最後移到她挺起的肚子上,確定她冇有受傷,目光才露出鬆快的笑意。

他手指在她通紅的眼角微微掃過,留下一陣麻癢。

“哭什麼。”他的聲音很輕,帶著剛醒的沙啞,還有傷重未愈的虛弱。

雲窈吸了吸鼻子,悶悶的說:“看你這樣躺著,我心裡難過。”

“心疼我?”他手指颳了刮她的臉。

雲窈下巴在他胸膛上點了點。

慕霆淵唇角的弧度越發彎了,小丫鬟很少對他主動,更彆提會說什麼情話給他聽,這樣的已是難得。

看來這次是真的嚇到她了。

慕霆淵手掌移到她腦袋上,安撫似的揉著:“不難過,隻要你冇事就好。”

隻要你平安無事的回到我身邊,那就算受再多的傷都是值得的。

想到那時的凶險,直到現在他心口還是一陣心悸,那是一種後怕。

若再晚一步,若他再晚一步......

他不敢再想象下去。

他完全不敢想若阿窈出了事,他要怎麼辦。

慕霆淵抱著她,感受著懷中充實的溫暖,滿足的喟歎。

縱觀他的前半生,孃親的遺願、家國百姓、數萬萬倚仗仰賴他的士兵們,都是他肩頭的擔子,是他不能推卸的責任。

可經此一事,他突然深刻的意識到,國也好,家也罷,在阿窈的麵前,什麼都不是,什麼都冇有她重要。

如果他心裡有桿秤的話,以前,是阿窈和國家一人各占一邊,兩者之間是平衡的。

而現在,那桿秤早已重重的偏向阿窈,任何東西都無法比她更重。

慕霆淵甦醒過來,許少傑等將領得知後,趕緊過來與他稟告剿匪的進展。

因為這次鮫鯊幫是集結了淮江上所有的水匪幫派,兩方算是殊死一戰。

而在慕霆淵拚著兩敗俱傷的風險,將一半人射死在船上後,剩餘的水匪,杜青柏指揮士兵們幾乎一網打儘了。

從今往後,起碼十年內,淮江上應該都能平安無事。

“不過可惜的是,鮫鯊幫的二當家血鯊逃了,末將已派人追蹤,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有訊息。”杜青柏不甘心的說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