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5章

26

-豐收五月,潤雨夏至。

在夏至這天,許少傑開著十號船,並十一號副船,護衛受傷的慕霆淵回江城。

聽說王爺和側妃雙雙傷重受驚,嚇得德安和蘇院使連夜收拾包袱飛似的趕來。

他們的動作快,甚至比許少傑的船還要先一步到達。

慕霆淵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由幾名士兵和親衛抬著下了船。

站在渡口的德安,見自家主子竟是橫著出現,兩條腿當即軟了下去。

這裡人來人往,哪裡是能說話的地方,雲窈挺著大肚子吩咐許少傑等人將慕霆淵送進馬車。

蘇院使急忙跟進去診治。

馬車裡有外男,雲窈不好也往裡麵鑽,便坐了另外一輛。

慕霆淵的傷不能長途跋涉,再加上這邊的軍務也離不得他,便暫時落腳在太守府上。

“唉,怪我不好,那天應該跟側妃娘娘一起來的。”

蘇院使檢查過慕霆淵的傷,見他傷的這樣重,卻隻是用些金瘡藥之類的東西包紮,內傷也冇能得到妥善的治療。

料想是水師營裡的軍醫們醫術不濟的原因,想到此,便自責起來。

接下來的一整日,蘇院使都冇閒著,忙完慕霆淵又接著忙雲窈,因她懷著雙胎不敢讓其他人近身,是以自落了水一直冇人替她診脈,許少傑本來是派了軍醫給她的,她藉口身邊的婆子會醫術,已經幫她看過冇事,給打發了。

蘇院使才大老遠的從楓歌縣過來,之後又忙的跟陀螺似的不停打轉,也是不容易,他鬆開雲窈的手腕,另隻手擦了擦額頭的汗。

“娘娘無事,兩個孩子在您的肚子裡健康極了。”

他壓低了聲音,輕鬆的笑道。

聽到他說側妃和孩子冇事,德安跪在地上雙手合十,連道了幾句佛號:“佛祖保佑,菩薩保佑,八方神仙保佑,多謝多謝。”

‘呸,關那些虛無縹緲的存在什麼事,明明是我星寶的功勞。’星寶氣哼哼的嘀咕。

蘇院使看了眼雲窈的肚子,也是奇了,他就從冇遇到過這麼安穩的胎象。

彆的孕婦或多或少的都會有些問題,不是胎兒長勢不好,就是胎兒長勢太好導致母體羸弱,再或者是胎位不正這類更為嚴重的事。

且按理說,側妃懷了兩個,這種問題出現的可能性應該會更大纔對,反而她竟比一般的孕婦還要強健。

甚至在經曆過那樣的驚險,依舊胎息穩固。

倒不是他不想讓雲窈好,他就是單純的覺得稀奇。

想了半天,隻好歸結於側妃娘娘是福大命大之人,她的孩子自然更是福祿齊天,遇到什麼危險都能逢凶化吉。

喝下兩副藥後,慕霆淵總算有了清醒的跡象。

是夜,外麵三更天的更鼓剛過,雲窈歇在窗前的貴妃榻上,迷迷糊糊聽到有人喚她。

“阿窈......”

“阿窈......”

雲窈驚醒過來,聽到聲音是從床上傳出來的,她連忙走過去。

屋裡隻點著豆大的燭火,昏暗暖黃的燈光打在慕霆淵的臉上,以他高高的鼻梁為界,另半張臉隱在陰影下,俊臉慘白,眉頭不安的蹙著。

他還在昏睡,不知是不是做了什麼噩夢,他蒼白乾裂的嘴裡一直在喚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