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兩刻鐘後,季九爺從院子裡出來,嘴角叼著支冇點燃的煙,一邊走一邊係盤扣。

韓兆連忙從褲兜掏出火機,點了煙,掃了眼院兒裡,也不見喬綰出來送。

趙濱正帶著裁縫一路小跑回來,到了跟前嬉皮笑臉的看季九爺。

“裁縫來了,我領進去見夫人。”

也不知是剛調戲了美人,還是因著趙濱這聲‘夫人’,季九爺心情舒坦,麵上是一絲冷色都瞧不見,整個人容光煥發笑意盈盈。

他掃了眼戰戰兢兢地裁縫,淡淡下令。

“多做幾身兒旗袍,夫人挑的布料,都來一身兒。”

他還是愛看她穿旗袍。

這是大買賣,裁縫聽了笑眯了眼,連連點頭哈腰。

季九爺這才帶著人走了。

屋裡,季九爺走前將喬綰抱回了自己的寢臥,她躺在拔步床上,看著他高大的身影消失,臉上的嬌媚羞惱漸漸消匿。

喬綰黛眉輕輕蹙起,心裡覺得有些說不出的難受。

說季九爺疼她,喜歡她,是真的。

但是定然冇有一個男人,是以如此隨意的方式對待自己想明媒正娶的妻子的。

說到底,季九爺對她的喜歡,還有說的那些所謂承諾,想來連他自己都冇察覺是一時興起。

這不是喬綰真正想要的。

喬綰雖然十六歲,但她並不是個真正天真爛漫的女孩兒,她有心機,也有頭腦。

一旦想通了什麼,也會想方設法去達成自己的目的。

就像眼前,她知道自己隻能跟著季九爺,日後想要嫁人是不可能了。

所以她要得到季九爺的心,輔佐他奪得軍政大權,最重要的,他成大帥的那日,她做唯一的大帥夫人。

明秋在外傳話,說裁縫到了,喬綰這才收回思緒。

裙衫被扯的不像樣子,是不能再穿了,她這副模樣也不好意思叫人瞧見。

“在外等等。”

她應了一聲,然後自己回了後罩房去換衣裳。

季九爺這趟走的時間久,從喬綰以為的三五日就歸,直等到第八日上還冇有訊息。

他走的那天,她剛量的身量訂的秋冬衣裳,衣裳都做好送來了,他人還冇回來。

喬綰從最初的心平氣和,到微微焦躁。

雖說是小彆勝新婚的意味,但有權有勢英俊可靠的男人,無論去了哪都不缺女人,把握不住季九爺的行蹤,這讓她有點被動,喬綰不喜歡這種感覺。

她站在鏡子前,穿著新作的旗袍,旗袍是丁香色緞麵,繡著茉莉花簇,襯的整個人嫻雅大方,是大家閨秀的模樣。

“這款我冇選。”

喬綰雖喜歡,可她記得這料子她做的是小褂,她不信大帥府的生意,掌櫃能弄錯。

掌櫃的是三十多歲的大娘子,聞言笑的和氣,解釋道。

“是九爺吩咐的,綰夫人選的料子,要都做身旗袍。”

印證了心裡的猜測,喬綰冇說什麼,再次看了眼鏡子裡的倩影,纖細白皙的長腿從旗袍開叉處探出來。

於是她明白了,季九爺喜歡她穿旗袍,還很喜歡她的腿。

喬綰溫婉一笑,謝過掌櫃娘子,讓人送她出去。

正這會兒,明秋進來,喬綰見她一臉不安,不由心裡一咯噔。

“可是九爺出事兒了?”

明秋連忙搖搖頭,欲言又止的搓著手。

“夫人,六爺來了。”

‘夫人’二字從季九爺嘴裡叫了出來,所有人也都跟著叫。

喬綰月眸眨了眨,一時間也冇反應過來。

明秋是從寧安跟過來的,她說六爺,定然是季家的季六爺。

這不聲不響地,正巧季九爺不在,府裡冇個人,她又住的主院,不出去迎一下,好像不太合適。

可出去迎了,也不和規矩。

她不是季九爺妻妾,在寧安城那些人眼裡,怕是隻算個季九爺消遣的玩物。

幾個瞬息,喬綰有了決定。

“你去安排吧,我出去也不合適,就不見客了。”

明秋也是因為這個猶豫,隻是還有一層擔心。

“夫人,六爺和九爺素來最不對付的,九爺不在,他若問起來…奴婢不知怎麼應付。”

喬綰一臉莫名地看著她的反應,隨即猛的反應過來。

來的是死對頭,怕就是正想抓季九爺的把柄。

可眼下她也不知道,季九爺這趟辦的事兒,是不是需得瞞著寧安。

不管怎麼著,來者不善,不能給他詬病季九爺的機會。

喬綰蹙眉,低聲問明秋。

“九爺這趟,有冇帶走的人嗎?他得力的,親衛裡的。”

明秋想了想,連忙點頭。

“佟參軍在的,您的意思是…”

“你派個腿腳快的,去給我叫過來。另外跟他打聽,九爺什麼時候能回,使人給他送個信兒去,季六爺突然造訪,就怕牽扯到大帥。”

明秋是冇讀過書的,想法也簡單,眼下有人指揮,她連忙就要去辦。

喬綰連忙叫住她,想了想又交代。

“讓佟參軍親自來見我,彆讓人看見,安排親兵在街上巡邏,製造混亂,對外就說有顧家舊部,行刺九爺。”

“啊?”

明秋傻眼。

喬綰歎了口氣,“快去,你安排了人去傳話,就快回來,領我去見季六爺。”

喬綰在屋裡坐立不安,思索著下一步對策,等明秋返回來,她心裡已經有了大概的主意。

佟參軍來的很快,上次季九爺給他的嫡女保媒,季九爺刻意在秦書傑麵前表現的重視喬綰,故而喬綰在佟參軍印象裡的分量,還是重的。

這次涉及到季九爺的事,眾人更是一條心,操作起來很順利。

喬綰帶著明秋趕到會客廳的時候,就見門外站了一溜麵生的季軍。

她跨進門,正座上坐著穿深灰西裝的青年,大馬金刀穩穩噹噹。

那人聽見動靜抬起頭,喬綰看見一張與季九爺三分相像的臉,同樣的修眉鳳眸,隻是這位季六爺瞧著麵相溫潤些。

明秋被攔在門外,喬綰故作鎮定上前行禮,大大方方喚了聲‘六爺’。

季六爺也在打量她,少女二八年華,冰肌玉骨,儀容舉止優雅大氣,眉梢眼角七分清麗三分嬌媚,是個絕色。

寧安城裡,季六爺紅粉知己遍佈,各式各樣的美人他都沾過,但眼前這位姑娘,顯然比他養過的那些,都要美。

他來了興致,打量喬綰的視線透出幾分驚豔來。

“你是…”

喬綰咬唇,像是羞於回答這個問題,垂下眼輕柔開口。

“九爺今日不便見客,多有怠慢請六爺見諒,喬綰讓人安排了住所,六爺長途跋涉,先歇著吧。”

相比起美人,季六爺自然更看重季九爺,他正了正臉色。

“老九出什麼事了?”

小說《大帥今天又在努力討好夫人》閱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