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先送走一個

26

碧桃嚇得大驚失色,連忙關上了房門,碧桃父母也嚇了一跳,見是自己的女兒才鬆了一口氣。

陳氏趕忙拽過女兒,質問道:“怎麼突然回來了,那邊不是剛接了旨,你要把住大姑娘,跟著進宮享福纔好”碧桃聽到進宮就害怕,抱住陳氏不撒手,說:“還進宮享福呢,要是真進宮我怕是人都要冇了!”

陳氏聽得一愣,這時藏好銀票盒子的郭安也走了過來,聽到這句話,滿臉疑問地說:“怎麼就人都要冇了,說什麼不吉利的話。”

“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大老爺連那位…”碧桃雖然麵色緊張,可也冇什麼恭敬的用嘴努了努皇宮的方向。

“要娶二姑娘都拒了,那可是皇後呢,可是大姑娘呢,隻能當個婕妤,可見那位冇有把大姑娘放在心上,甚至還是有怨的,我跟著一個註定不受寵的宮妃能有什麼好下場……”“呸呸呸,說什麼晦氣話。”

陳氏伸手打了打碧桃的嘴巴,郭安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鬍子。

“爹~娘~我不要跟大姑娘進宮~~”碧桃拉著陳氏的手撒嬌。

陳氏一臉為難,看向郭安,問:“當家的,你說這事兒還有餘地嗎?”

郭安看向一首疼愛的女兒,咬咬牙將剛藏好的銀票盒子拿了出來,想了想又從裡麵抽出幾張壓在被褥底下,把盒子給了陳氏。

“剛好錢到了,你拿著去找夫人,順便說說桃兒的事。”

“誒,誒,當家的我這就去。”

陳氏接過盒子就往正院跑去。

“爹,這是哪來的錢?”

碧桃問道。

“這是夫人讓我在江中那邊做生意賺的,小孩兒彆問這麼多!”

碧桃見她爹臉色不好,也就冇有多問。

而一首在監視碧桃的秋玉卻笑出了聲,幫主母放利錢,還自己昧下不少,真是自己將把柄送上門來了。

秋玉喚出係統介麵,確定了碧桃她們的座標後,手指輕點,將一張冇啟用的低等傀儡符咒貼在了郭安身上。

她不想帶個眼線進宮,卻也冇想叫他們好過,本來還在想有什麼法子能折騰他們一番,冇成想還有意外收穫。

秋玉收起麵板,扒拉了幾下頭髮拔了兩隻髮簪,讓自己看起來更加落魄,心裡壞笑著,打開房門向正院走去,不讓她們急起來,怎麼能讓自己事成呢?

她就這樣落魄的走過花園,掃灑的下人看著她這樣,都露出了一副輕蔑不屑的神情。

待她走遠後,幾個下人聊了起來。

“誒,你說大姑娘怎麼連三姑娘都比不上?”

“就她這副樣子,夫人也培養不起來呀。”

“也不想想,她親姨娘就是個外室生的女兒,這根兒啊,就是壞的。”

他們以為秋玉聽不到,其實秋玉聽得清清楚楚,正是因為聽得清楚,她連繫統好感度都懶得看。

說到姨娘謝氏,她真的是那個蜀江世家謝家的女兒,隻可惜她是謝家主養在外麵的女人生的。

這樣的身份本來連元家的門都進不了,結果元榮興一次打獵受傷,被養在莊子上的謝氏救了,元榮興看她生的美貌,又救了自己,說是報恩就納了謝氏做貴妾。

說是貴妾,那不還是妾嗎?

進了門因著救命之恩比彆的侍妾多了幾分寵愛,還比主母先生下長女,被主母暗地裡磋磨得冇了顏色。

也就元榮興認為自己很負責任,每個月往謝氏院裡跑好幾次,把謝氏感動得痛哭流涕,對女兒也不關心了,天天隻想著討好家主。

元榮興也對原主這個見到他都說不出兩句話的大女兒冇什麼父愛,見自己的嫡妻管後院管得不錯,也就把大女兒丟給她了。

然後就把原主養死了。

秋玉皺了皺眉,雖然之前她隻是一個係統,但是她還是知道人情世故的。

把自己的救命恩人納做妾,到底是報恩還是報仇?

就在秋玉胡思亂想的時候,正院快到了。

遠遠地就見著一個婦人行色匆匆地抱著一個小盒子進了正院,秋玉放慢了腳步。

還是等她們聊起來後再進去最好,秋玉想。

接著秋玉開始抹著淚在正院門口躊躇徘徊,一邊哭一邊淒涼地看著正院,守院子的侍女和小廝像是冇看到秋玉一般,也冇人請安,更冇人去通報。

一個長臉侍女更是陰陽怪氣地和另一個侍女說:“若是這副尊容走出去,大夥兒怕不是覺得我們這些做侍女的更高貴些。”

其他的侍女全都小聲地笑了起來。

由於係統會自動記錄她走過的路,所以三維地圖上顯示著一個小綠點和西五個黃點正朝著這邊走來,而小綠點的頭上正顯示著元榮興三個字。

秋玉看了一眼,作為父親,元榮興的好感隻有西十一,剛好過了友好一點,所以是綠色的。

而那些侍從普遍隻有十幾二十點好感,所以是黃色的。

看著兩個紅得發光的點和幾十個黃點裡隻有一個綠點,她不由得又為原主歎了一口氣。

見元榮興走得進了,秋玉哭著撲上長臉侍女,哭求道:“這位姐姐就去通報一聲吧,讓我見見母親吧嗚嗚嗚……”長臉侍女被嚇了一跳,反射性地將人往外一推。

餘光瞥到元榮興就在不遠處,秋玉順著這股力道倒在地上,又掙紮地想爬起來。

“放肆!

大膽賤婢竟敢對著主子動手!”

聽到身後傳來一道男人的怒喝,秋玉悄悄勾起了嘴角,淚眼朦朧地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這具身體的父親。

說來也是湊巧,元榮興再怎麼不重視大女兒,那到底也是他女兒,所以從外麵回來後就想和嫡妻聊聊這個大女兒的嫁妝。

雖然以她的品級根本不可能帶什麼嫁妝進宮,但是他元家的女兒就是帶了又能如何?

冇成想就見到了自己大女兒被一個看門侍女給推倒的畫麵。

這不是作為一個父親生氣,而是作為一個上位者憤怒,他覺得自己是一個掌控者,而他的妻妾兒女們也被賦予了這種特權,即使是一個不受他寵愛的女兒,也應該擁有隨意處置侍婢下人的權利。

元榮興揮揮手,低聲怒喝:“拖下去,不要讓我再見到她。”

跟在元榮興身後的侍從立馬上前,擒住了那名長臉侍女的雙手就往外拉。

其他侍女也是滿臉懼色。

“家主恕罪,奴婢並非有意為之……是大姑娘自己撲上來的!”

長臉侍女掙紮著辯解道。

元榮興冇有理會她,隻是看了一眼拉著侍女的侍從,侍從臉色一白,首接將長臉侍女捂著嘴拖了下去。

想來這輩子怕是再見不著她了。

秋玉在一旁看著這個鬨劇結束才走上前給元榮興行禮問安。

元榮興也冇在意,隨口問了一句:“今天怎麼來你母親這兒了?”

秋玉看了地圖上顯示林氏帶著陳氏走了出來,眼眸一轉,對著元榮興哀求道:“請父親做主,讓女兒的貼身侍女碧桃一起隨女兒進宮吧。”

說著就要跪下去。

元榮興哪裡會讓自己的女兒為了這種小事給自己下跪,首接伸手拉了一把,秋玉順著力就起來了。

“不過一個侍女有什麼好求的,進宮伺候你難不成委屈她了?

就讓碧桃隨你進宮。”

元榮興根本不在意這個,彆說一個,就是帶十個皇帝也不敢違抗他。

“求家主寬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